王穉登 / Wang Zhideng

王穉登 / Wang Zhideng

1535-1614
  • 稱號:晚明吳中布衣山人
小傳

      王穉登(1535-1614),江蘇無錫人,移居蘇州。字百穀,一字伯穀,號玉遮山人。四歲能屬對,十歲能詩。嘉靖末年,入太學,成為大學士袁煒(1508-1565)的賓客。因當時袁煒得罪了掌權的宰輔徐階,王稚登受連累而未能受到朝廷重用。嘉靖四十三年(1564)至北京輯《燕市集》。嘉靖四十五年(1566)著《客越志》。隆慶元年(1567)輯《燕市後集》。萬曆十四年(1586)與汪道昆、王世貞、屠隆等在杭州共舉南屏社。王與邢侗交往甚密,邢侗謂:「吾友王百榖先生含貞蹈和,苞素揚采。」錢謙益稱:「穉登妙於書及篆隸……閩粵之人,過吳門者,雖賈胡窮子,必蹐門求一見,乞其片縑尺素,然後去」。王世貞評其書法「出入淳父(黃姬水)、公瑕(周天球),而加尖峭」。萬曆中徵修國史,未上而史局罷。 

  王穉登擅詩文,工書,篆隸楷行草皆善,在吳中(蘇州)書畫圈頗為活躍,早年及文徵明之門,遙接文徵明之風,並與王氏家族三代交。王穉登承襲師學,並在前輩先賢相繼逝世之後,繼領吳中風騷,引領吳門後學。當時文人商賈求王穉登題字、掌眼者頗多,現存晚明數量頗豐的書畫卷後有不少可見其題跋。

  王穉登因著詩人、書畫家、書畫鑒賞家的多重身份活躍於當時的藝文圈,著作類型多元,除詩文集《王百榖集》《謀野集》《南有堂集》《燕市集》外,《弈史》略述有明一代圍棋手,品評歷代棋手之弈品;《吳社編》考察蘇州地區社戲;《吳郡丹青志》書畫品評著作,將吳地畫家分為「神、妙、能、逸」四等第。可謂多才多藝,王穉登一生結交文友,賞覽名勝,是當時文化風尚的領航者。

王穉登和馬湘蘭 

  明末諸多文人和名妓的交往中,王穉登和秦淮名妓馬守真(1548-1604)最有傳奇色彩。馬守真,在秦淮八艷中繪畫造詣最高,以擅畫蘭,號湘蘭子。馬湘蘭因故下獄待決,王穉登竭力相救,兩人題詩唱和,切磋畫藝,同心相印。王穉登七十大壽時,馬湘蘭集資買船載歌妓數十人,往蘇州置酒祝壽,「宴飲累月,歌舞達旦」,歸後一病不起,之後病逝。王穉登為作〈馬湘蘭輓歌詞〉:「明珠綴在鳳頭鞋,白壁雕成燕子釵。換得秣陵山十畝,香名不與骨俱埋」。 

王穉登與戲曲 

  王穉登也曾創作戲曲劇本。傳奇《全德記》,劇譜竇禹鈞施仁樂義,積德行善,五子名揚。萬曆年間弋陽、青陽腔系盛演竇禹鈞故事,不過弋陽、青陽腔系的竇禹鈞故事是民間伶人自編本,文詞平淺,王穉登改寫的《全德記》文采斐然,趨於雅化,當是想作為崑腔演唱的本子。又有《彩袍記》,佚。

王穉登與茶

      萬曆十三年(1585),一群文人捐助重建了位在杭州西湖九溪十八澗的理安禪寺。寺有七峰環繞,雙澗合流,境地幽勝。杭人吳之鯨有曲溪小閣在湖上,遂集結四方同志,成立詩文清談茶會「澹社」。據《武林梵志》記載:

因共訂澹社,為無言清坐之會。友人胡休仲、卓去病聞而樂之,趣來同事,並集有韻衲子,每月一會,茗供寂寞,隨意談楞嚴、老莊,間拈一題為詩,後期薄罰以督之,每會必選湖山最勝處及佳風日,而馮開之太史,實來主席,溪光山翠,俱赴杖履,此社遂幾與廬山爭勝。

曾參與「澹社」之會者有馮夢禎、吳用先、鄒迪光、王穉登、黃汝亨、陳繼儒,胡胤嘉、僧完璞、吳之鯨、胡休仲、卓去病、僧殊鑒共十三人。王穉登為此文人集團中著名的布衣山人。

茶詩二首

      〈清明後一日嘗新茶〉:「新火清明後,春茶穀雨前。枝枝似碧柳,葉葉直靑錢。烟濕山廚竹,香浮石井泉。烏巾花村下,自傍瓦壚煎。」

      〈為喻正之太守題唐伯虎煮茶圖〉其一:「太守風流嗜酪奴,行春常帶煮茶圖。圖中傲使依稀似,紗帽籠頭對竹爐。」

 

參考資料:

吳智和:〈明代茶人集團的社會組織──以茶會類型為例〉,《明史研究》第三輯,1993年,頁110-122。

繼續閱讀
  • 《太原君》(印)
    《太原君》(印)
    出處 :《題餐英室卷》
  • 《解嘲京堂》(印)
    《解嘲京堂》(印)
    出處 :《丁亥初度》
  • 《王穉登印》(印)
    《王穉登印》(印)
    出處 :《丁亥初度》
  • 《穉登》
    《穉登》
    出處 :《行書贈竇憲副七律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