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謙益 / Qian Qianyi

錢謙益 / Qian Qianyi

1582-1664
  • 稱號:一代文宗,鄭成功的老師
小傳

      錢謙益(1582-1664),江蘇常熟人,字受之,號牧齋,又號牧翁、蒙叟,別署籛後人、舊史官、石渠舊史、絳雲老人、聚沙居士、東澗遺老,世稱虞山先生。明末清初領袖兩朝的文壇宗主。出身於書香世家,父祖皆博聞通典之士,自幼聰穎好學,師從東林名儒顧憲成,奠定他日後以經學為根柢的學術基調,養成遵經顯道、與國運相終始的文學理念。

  萬曆三十八年(1610)進士,以殿試第一甲第三人及第,時年二十九歲。任翰林院編修。仕途起伏不定。天啟初年(1628)萌生編纂明代詩總集的想法,天啟三年(1623)再召入翰林院,入史局纂修神宗實錄,他利用機會抄錄珍稀古籍,閱覽大量史料,為日後撰寫《列朝詩集》(及小傳)、編纂《明史》立下基礎。但好景不長,又被革職聽勘,移家拂水山莊,與文友唱和,築藕耕堂。崇禎十年()被誣入獄,獄中,精讀三史,史學造詣精進良多;並從人借書,得盡閱本朝詩文之未見者。出獄後,修建絳雲樓,迎娶名妓柳如是,與曹溶、毛晉深交,在藏書、刻書方面多有收穫。崇禎十六年(1643)出版《初學集》,奠定文壇領袖地位。

  崇禎十七年(1644),鄭成功入南京國子監,師事錢謙益,謙益偉其器識,為他取字「大木」,並教以忠孝節義。

  思宗自縊,南明福王立,謙益任禮部右侍郎,充修《明史》副總裁。上疏「作志氣」,鼓勵弘光復仇雪恥;「審國勢」利用天險奮起,不可藉外虜平內患;「資干濟」拋棄門戶之見共度難關;「崇敬畏」,敬畏自存,莫再荒淫無度。僅任職半年即辭歸,不復出仕。《桃花扇》劇作第三十齣,男主角侯方域被捕入獄,幸錢謙益與王鐸修書為之申冤,乃得釋。

  清軍南下,謙益與南京仕紳開城迎降,保全百姓。明亡後鄉居白茆之芙蓉莊,與遺民如黃宗羲、熊開元、歸莊、屈大均、呂留良等往還,密有所圖。又嘗往返於金華、松江等地,促使馬進寶反清。晚年以著述自娛。

四海文宗五十年

  錢謙益是明末清初一代文宗,與吳偉業、龔鼎孳合稱「江左三大家」。對晚明以來聲譽卓著的公安派和竟陵派深懷不滿,痛加駁議,開創了虞山派;而以清代詩歌來說,謙益堪稱開山。謙益獎掖後輩不遺餘力,嘗為王士禛、宋琬、施閏章、屈大均等人的詩文集作序,評論眼光敏銳,諸人由此成名。謙益其絳雲樓藏書極富,惜燬於火。以娶正妻之禮迎名妓柳如是為妾,人稱羨之。他嫻熟茶史,精於茶事典故,在其詩歌創作中隨處可見。是最早研究唐代景教和摩尼教的中國學者,也是最早重視徐霞客遊記的人。

  思想方面,謙益兼通儒佛。他與憨山德清是忘年之交,研習佛學並整理憨山德清著作。謙益靈活彈性的思維和生存方式,是晚明時代風氣開放、學術界思想兼收並蓄的代表。著有《列朝詩集》《列朝詩集小傳》《初學集》《有學集》《金剛心經註疏》《杜詩箋注》,後人輯為《牧齋全集》。

錢謙益與「拂水山莊」 

  拂水山莊在江蘇常熟虞山西麓拂水巖下,初為瞿純仁(1567-1619)所築,乃讀書會文之所,瞿純仁與錢謙益、瞿汝說(1565-1623)、邵濂(1566-1611)等結拂水文社於其中。天啟年間歸謙益,建閒詠亭及長廊。崇禎二年(1629)謙益罷歸後移家拂水山莊。拂水山莊之造園疊山出於名家張漣(南垣,1587-1671)之手,張漣分別於崇禎三年至四年(1630-1631)、九年(1636)兩次受邀營建山莊。其後,為了邀請好友程嘉燧來山莊偕隱,謙益親自督建「耦耕堂」(宋玨為書扁額),另有朝陽榭、秋水閣。崇禎九年(1636),謙益斥山莊為丙舍,別營山莊於新阡之東,建明發堂、花信樓、留仙館、玉蕊軒等亭閣。別營之山莊中有「新阡八景」:拂水回龍、湖田舞鶴、石城開障、箭闕朝宗、遝石參天、層湖浴日、團桂天香、紫藤衣錦。又有「山莊八景」為:錦峰晴曉、香山晚翠、春流觀瀑、秋原藕耕、水閣雲嵐、月堤煙柳、梅圃溪堂、酒樓花信。康熙年間,拂水山莊售予王材任(1653-1739)。

錢謙益與「芙蓉莊」 

  芙蓉莊又名碧梧紅豆莊、紅豆山莊,明宣德年間顧立別業。嘉靖末年,其後裔顧耿光將紅豆由海南帶回並種於園內,從此改名碧梧紅豆莊。明末,山莊歸於顧玉柱外孫錢謙益,園名改為紅豆山莊。莊毀後紅豆樹歸於徐氏,至今仍存。

錢謙益與「半野堂」

  半野堂又名半野園、半野新莊,原為進士張文麟私宅,後歸錢謙益。崇禎十三年(1640),謙益由拂水山莊移居半野堂;冬季,柳如是以男妝「柳儒士」之姿過訪半野堂,流連月餘。是年底,錢為柳構築別業「我聞室」,十日告成。崇禎十四年(1641)謙益以正妻之禮迎娶柳如是,崇禎十六年,錢謙益為柳如是在半野堂後修築絳雲樓,二人居於絳雲樓中,朝夕晤對,校讎文史,絳雲樓後毀於火。清末,張氏後裔(河東道張大鏞)尋故址,並在故址上建半野園。

錢謙益與茶

一室茶香開澹暗

     晚明一代名妓「柳如是」女扮男裝,以「柳儒士」之名到常熟虞山半野堂拜訪錢謙益。柳如是詩〈庚辰仲冬訪牧翁於半野堂奉贈長句〉寫道:「聲名真似漢扶風,妙理玄規更不同。一室茶香開澹暗,千行墨妙破冥濛。竺西瓶拂因緣在,江左風流物論雄。今日沾沾誠御李,東山蔥嶺莫辭從。」讚美錢謙益說他的聲名堪比東漢學者扶風馬融,但在玄理的領悟上更勝一籌。又說他滿室茶香、澹暗消散,文詞精妙、能破除蒙昧,又夙具佛緣,風流才情與東晉謝安不相上下。說我柳如是今日來訪,一如東漢荀爽拜謁李膺,為李膺駕車,好親近賢者。而東晉宰相謝安未出仕前,隱居東山,每每賦閒出遊必攜妓,而我也願比照相隨。錢謙益見詩後心喜,也隨即和詩一首,後迎娶柳如是為繼室。錢謙益與柳如是才子佳人、老翁紅顏,柳如是以「一室茶香開澹暗」,說「茶」的清香能驅散黯淡、帶來光明,也暗喻希望自己的人生也是如此展開。(郭淑玲博士)


參考資料:

王鳳陽:《張南垣及其園林研究》,天津大學碩士論文,2014年。

繼續閱讀
  • 《籛後人》
    《籛後人》
    出處:《七夕四絕句詩扇》
  • 《錢謙益印》
    《錢謙益印》
    出處:《七夕四絕句詩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