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謙益 / Qian Qianyi

錢謙益 / Qian Qianyi

1582-1664
小傳

      江蘇常熟人,字受之,號牧齋,又號蒙叟、東澗遺老,別署籛後人、舊史官、石渠舊史、絳雲老人、世稱虞山先生。東林人士,清初學者。萬曆三十八年(1610)進士,授任翰林院編修。順治三年(1646年)任禮部右侍郎管秘書院事,充修《明史》副總裁。僅任職六月即辭歸,不復出仕。晚年以著述自娛,又秘密從事抗清復明活動。後鄉居白茆之芙蓉莊,與遺民如黃宗羲、熊開元、弘儲、歸莊、屈大均、呂留良等,往還其間,密有所圖。又嘗往返於金華、松江等地,促使馬進寶反清。錢謙益是第一批研究唐代景教和摩尼教的中國學者之一,亦是最早重視徐弘祖游記的人。他在明清之際文名極盛,號為一代文宗,與吳偉業、龔鼎孳號為「江左三大家」,對明末的公安派和竟陵派,深懷不滿,痛加駁議,開創了虞山派,對於整個清代詩歌來說,錢謙益堪稱開山。好獎勵後輩,不遺餘力,嘗為馮班、王士禎、宋琬、施閏章、屈大均等人詩集作序,諸人由此成名。其絳雲樓藏書極富,惜燬於火。以娶正妻之禮迎秦淮名妓柳如是為妾,人稱羨之。他嫻熟茶史,精於茶事典故,在其詩歌創作中隨處可見。著作頗多,後人總稱為《牧齋全集》。

      江蘇常熟市尚湖風景區於2010年復建了錢謙益與柳如是兩人所居的「拂水山莊」,並於其中設置「錢謙益、柳如是紀念館」,見證兩人的愛情故事。在紀念館中,有一塊題為「歷史是非,誰與評說」的看板,載錄了歷史上對錢謙益的各種看法。正統的看法為:「錢謙益為博古通今的文壇泰斗,理應以死盡節。降清變節,是歷史的恥辱。」不同的觀點則有三個,第一:「錢謙益為保全百姓,避免清軍壓境時塗炭生靈,於是率領合城百姓迎降。」第二:「錢謙益身負為明朝修撰國史之重責,明史未成,殉死無益於世。」第三:「若錢謙益、柳如是為明朝殉節,歷史上也就少了二位學者、詩人。」第四:「從政治層面上看,晚明的朝廷是否值得臣民為之殉節?」這些文字提供了諸多思考方向,可供現代人進一步深思歷史功過與個人生命之關係,也有助於我們重新認識錢謙益。


      錢謙益第二通信札中提及「平仲年兄」,應為高名衡。(?-1642)字平仲,號鷺磯,沂州人。崇禎四年(1631)進士。歷如皐、興化知縣。徽授御史,巡按河南。李自成圍開封,名衡百計守備。賊決黃河以灌城,名衡遇救得出。加兵部侍郎,辭疾歸。抵家甫二月,清兵至,與妻同殉難。高名衡、段增輝、汪喬年都是錢謙益的門人,錢謙益後來為悼念他們犧牲生命以抗清,作《三良詩》。


      錢謙益年幼時就在父親錢世揚的引導下,成為憨山德清師兄雪浪洪恩的弟子,在36歲那年才終得見了憨山德清一面,那年憨山德清72歲,錢謙益是憨山德清後期結識的士人中,對佛學思想最為理解,也是整理憨山德清著作出力最多的一位,兩人後來成了忘年之交。順治十三年(1656),錢謙益編撰了《憨山老人夢游集》,並應憨山德清弟子福善之請,作了《憨山大師廬山五乳峰塔銘》、《憨山大師曹溪肉身塔院碑》以及《憨山大師真贊》等文章,憨山德清身後的重要傳記文字都出自錢謙益之手,這些都是研究憨山德清生平的重要史料。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