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夢禎 / Feng MengZhen

馮夢禎 / Feng MengZhen

1548-1606
  • 稱號:李日華的老師
小傳

      馮夢禎(1548-1606),浙江秀水人。字開之,號具區,又號真實居士。他集文人、官員、名師、居士、鑒藏家、校勘編輯者等多種身份,在明萬曆年間的江浙一帶有很高的名望。

  出身布衣,敏而好學。萬曆五年(1577)登進士,時年三十歲。選庶吉士,與同年進士沈懋學、屠隆以文章意氣相豪;後因與張居正不合告歸。告歸期間,師事泰州學派羅汝芳,講性命之學,又修習淨土宗,又從王錫爵女兒魯陽子學道,於儒釋道三家均有涉獵。萬曆十年(1582)授翰林院編修,精心審慎,申揚士氣。萬曆十五年(1587)因耿直率真中讒,被謫降用,在杭州閒居四年多,期間參與纂輯佛藏《嘉興藏》,並且不遺餘力刊刻的各種經卷——《嘉興藏》是晚明民間募刻的重要大藏經,規模最大,價值最高。萬曆十九年(1591),賴相知謀策奔走,重新起用。萬曆二十年,任尚寶司丞,在此任上,督誨諸生以氣節文章為重,以身作則,辰入酉歸,評閱人才,獎掖後進,於是「期年文體一新,天下翕然宗之。經所評曰,卒為通人,不可勝數」。

  萬曆二十三年(1595),官至南京國子監祭酒,教導諸生,隆儒優士,陪都士氣為之一變。南國子監藏經史舊板甚夥,但又因年代久遠,散佚毀壞嚴重,馮夢禎邀請儒士,校讎補綴,雕版重印,計校印《先秦諸子合編》十六種、《北史》《史記》《三國志》《宋書》《魏書》《古今韻》等書。萬曆二十六年(1598)因闊略酬對,不能盡從關說,遭彈劾,順勢罷官歸田。

  李維楨(1547-1626)作〈馮祭酒家傳〉評曰:「為文人,為良史,為豪士,為直臣,為清吏,為逸民,為禪宗,要不可以一節名矣」。著有《快雪堂集》《快雪堂日記》《歷代貢舉志》《尚書經義考》等。

文藝生活 

  馮夢禎歸閑後築庵於孤山之麓,因家藏王羲之〈快雪時晴帖〉,名其堂曰「快雪」。山雲團戶,湖水浮階,文友交遊,談禪度曲,賞書玩帖,海內望之為仙真洞府。

  馮夢禎嗜茶並精於品鑒,是當時精通茶事的文化名人。《快雪堂集》《快雪堂日記》有多處論及茶品的考量、不同茶品的評價、水的擇選、茶器的備置,到炒藏之法、烹煮之法、飲茶之境等。

  馮夢禎認為詩文之道本乎真性情,直書胸臆,抒寫性靈,不求刻縷,學習之初要熟知先輩典型,但反對模擬復古。其詩文澹雅簡遠,記實性強。

馮夢禎與戲曲

  馮夢禎妙解音律,雅好歌舞,歸田後少了官場約束,更自由地賞戲聽曲。萬曆二十八年(1600)組建家樂,延請名家周姬、江南第一善歌者黃問琴來教導唱曲,他對歌姬的學習效果和表演水準非常滿意,客人的讚賞和認可,讓他喜悅不已。馮家家樂雖非名班,但對自娛晚景的文人來說,心滿意足。《快雪堂日記》中記載了豐富的戲曲史料,包括江南諸多名人家班家樂情況,名伶的生平、表演風格與代表作,崑山腔和戈陽腔的流行地域、代表劇目、演出情況,知名戲班、唱曲家、演員的藝術風格,是了解晚明文人戲曲生活的重要文獻。(黃婉儀博士)

馮夢禎與茶

瀹茗品泉

     嗜茶的馮夢禎深諳茶理,其著作《快雪堂漫錄》記載了多種炒茶和藏茶方法。湯顯祖在〈題飲茶錄〉說:「馮祭酒精於茶政,手自料滌,然後飲客。」表示馮夢禎煮茶烹茗,都不假他手、親力親為,顯示對「茶」的慎重。馮夢禎自己也形容其退隱生活乃「里居十年,蒲團接席,漉囊倚戶,如道人老衲。流連山水,品香鬥茗,好游閒退士。」除潛心修行外,也過著遊山玩水、品香鬥茗,悠游自在的生活。他還自述其書室十三事為:隨意散帙、焚香、瀹茗、品泉、鳴琴、習靜、臨摹法書、觀圖畫、弄筆墨、看池中魚戲或聽鳥聲、觀卉木、識奇字、玩文石等。顯見其退隱生活之多姿多采。

西湖泛舟品茗

    馮夢禎結廬孤山後,西湖便成了他與文友們日夜流連忘返的地方。他在《快雪堂日記》寫道萬曆三十一年,正月初五開始下雪,一直到十三,雪霽,日晴,夜間月色甚佳。船過嶽祠,逢三位朋友,上得船來,一起喝茶,至斷橋而別。十四日,天氣晴和,微雜煙氣,攜歌姬於湖上…。其實,西湖泛游不僅是馮夢禎的喜好,也是當時文人最愛的清娛,他們常三五人結伴遊湖,船上有書畫可賞,有小童煮清茶,有名伶頌婉歌,再搭配清淡飯食,茶筍、蓴鱸、秫酒,吟詩作文,逍遙湖上,經旬而返。

龍井茶贗品氾濫

     馮夢禎好友徐茂吳,善品茶,為時人所重。馮夢禎記載:「同徐茂吳至老龍井買茶,山民十數家各出茶,茂吳以次點試,皆以為贗,曰﹕『真者甘香而不冽,稍冽便為諸山贗品。』得一二兩,以為真物,試之果甘香若蘭,而山人及寺僧反以茂吳為非。吾亦不能置辨,偽物亂真如此。」馮夢禎說他和徐茂吾至龍井茶區買茶,但當時販賣假茶的情況實在太嚴重,連產區也大都賣贗品,徐茂吾評判真假的標準為「真者甘香而不冽」,如果喝來稍感冷冽便是贗品;好不容易徐茂吾得到一二兩真茶,但山人和寺僧還反擊說那才是假的,真是真偽不分、以假亂真到如此地步。徐茂吾能在茶湯中品評茶之真偽,若非深涵茶藝,不克至此。

主盟「澹社」,品茗清談

      馮夢禎主盟「澹社」,集結士大夫與僧人為社員,定期聚會遊山玩水、品茗清談。發起人吳之鯨,定「澹社」為無言清坐之會,每月一會,說:「茗供寂寞,隨意談《楞嚴》、《老》、《莊》,間拈一題為詩,後期薄罰以督之。每會必選湖山最勝處及佳風日,而馮開之太史實來主席,溪光山翠,俱赴杖履,此社遂幾與廬山爭勝。」文人雅集、品茗清談,吟詩論辯、遊山玩水,江南勝景,令人流連忘返。(郭淑玲博士)

參考資料:

魏紅艷《馮夢禎研究》,浙江大學中國古代文學博士論文,2014年。

繼續閱讀
  • 《夢禎之印》
    《夢禎之印》
    出處 :《與某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