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大中 / Wei Dazhong

魏大中 / Wei Dazhong

1575-1625
小傳

      浙江嘉善人,初名廷鯁,字孔時,號廓園。東林人士。自為諸生,讀書砥行,從高攀龍受業,其文亦受其影響。家酷貧,意甚豁達。舉於鄉,家人為易新衣冠,魏大中怒而毀之。萬曆四十四年(1616)進士。官行人。天啟元年(1621),擢工科給事中。揚鎬、李如楨被大學士韓爌擬旨減死,他抗疏力爭。次年疏劾大學士沈深入,語侵魏忠賢、客氏。及議紅丸案,力請誅方從哲、崔文升、李可灼,且追論鄭國泰傾害東宮罪。

     天啟二年(1622)正月,廣寧(今遼寧省北鎮縣)失守,清軍入關。駐守山海關的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熊廷弼被罷黜,等待朝廷論罪。四月,熊廷弼被判決處死。在行刑之前,熊廷弼令汪文言以四萬金賄內廷魏忠賢希望延緩行刑,但在魏忠賢救了熊廷弼之後,熊廷弼卻反悔了。這讓魏忠賢懷恨在心,誓必除掉熊廷弼不可。天啟五年(1625)八月,馮銓及顧秉謙向熹宗舉發熊廷弼撰寫《遼東傳》刊行於世,意欲為清兵入關事脫罪,熹宗大怒,將熊廷弼斬於市,並將其頭顱傳至守邊示於將士。和熊廷弼同時入獄的楊漣等人也是魏忠賢與魏廣微亟欲除去的心頭之患,兩人商議利用汪文言做污點證人,舉發魏大中等人,但沒想到汪文言骨子硬得很,不願屈從,最後被嚴刑拷打而死。魏忠賢與魏廣微心有不甘,便一口咬定包括楊漣、左光斗、魏大中、周朝瑞、袁化中、顧大章等人皆收受熊廷弼的緩刑買命的賄金,六人先後死於獄中。

        魏大中遇難當日,舊鄰劉啟先入獄探視,情狀淒慘不忍卒睹。七月二十四日,劉啟先進入牢獄探視魏大中時,大中體力虛弱,已不能跪坐起身,而是背著枷鎖整個人仆倒在地上。劉半跪著向前探視,發現大中用以固定頭髮的額帕鬆脫了,便整理了一下;大中後背裸露,劉伸手用衣服掩蓋;大中受傷的皮膚有些已經腐爛,成群的蚊蠅飛來嚙咬,劉用手為之驅趕。劉小聲問大中:「還好嗎?」大中回答:「疼痛難當」,劉又問:「勉強喝些粥吧?」大中說:「別說這些了,快叫我兒子逃離此地!」劉忍不住哭起來,被獄卒責罵並趕出牢獄。當天,又要動用一次夾棍,並打四十大板。劉懇請同鄉的獄卒讓他躲在牆縫中偷偷察看,剛開始還聽見裡面傳來呼痛的聲音,過了一會兒就安靜下來了。行刑完畢,大中被獄卒拖出。過了一會兒,又從旁來了二位管事進入獄中,過了很久才出來,眾人都不知道他們在裡面幹什麼,只聽到楊漣、左光斗、魏大中已被枱到後監了。到了三十日才差遺官吏發還屍首。

      魏大中為官有清廉之名,也是飽學之士。他在獄中寫下《絶命書》,為連累家人致歉,並教訓子孫要安貧、讀書、積德。在《絶命書》中我們可以看見一個擔負起魏家支拄的長者的形象。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