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襄 / Mao Xiang

冒襄 / Mao Xiang

1611-1693
小傳

      字辟疆,因就樸樹築亭而居,遂自號巢民、樸巢、樸庵,私諡潛孝先生,江蘇如皋人,復社成員,明末清初詩文作家。冒襄幼有俊才,負時譽。游董其昌之門,董其昌比之唐人王勃。

      崇禎十五年(1642)副貢。史可法薦為監軍,又特授台州府推官,以世亂不就。冒襄與桐城方以智(1611-1671)、宜興陳貞慧(1604-1656)、商丘侯方域(1618-1654),並稱「四公子」。張明弼(1601-1655)為冒襄的金蘭之交,他描述冒襄的丰采「姿儀天出,神清徹膚,余嘗以贈之,目為『東海秀影』。所居凡女子見之,有不樂為貴人婦,願為夫子妾者無數。」冒襄名動秦淮,除了形容俊美外,還因為崇禎十一年 (1638)他與復社成員共同簽署指斥阮大鋮(1586-1646)的〈留都防亂公揭〉,一時江南地區皆為復社名士的氣節懾服。

      崇禎十三年 (1640),大旱加上蝗害,道饉相望,人皆相食。冒襄盡傾家財於路邊設廠施粥,並請四位年高德劭的老人出面賑災,時間從當年的十二月初一至隔年四月底,救活了約莫十萬餘人。不止如此,冒襄又賣出家中五百三十餘石米用以購買藥物及其他雜物供災民使用。這樁善舉所費不貲,冒襄幾乎破產。冒襄此次賑災義舉,不僅提供食物與物資,更為失去親人的孤兒們籌建收容所。崇禎十四年 (1641),饑荒並沒有減緩,有了去年的經驗,冒襄及友人更加有條理的賑濟百姓,冒襄甚至典賣自己的田產來籌集資金。冒襄以道義精神一肩扛起社會責任,疏財仗義,令人欽佩。

      冒襄與秦淮名妓董小宛的姻緣更一向為人津津樂道。崇禎十二年 (1639),冒襄為赴科考來到秦淮,名妓董小宛在酒席間初聞冒襄這樣的才俊,不禁好奇地詢問其他客人冒襄為何許人。人曰:「此今之高名才子,負氣節而又風流自喜者也」,董小宛與冒襄第一次見面時,帶著酒意,然而在兩人四目交接,不發一語時,命運的紅線已隨著兩人的視線緊緊相繫了。崇禎十五年 (1642) 冒襄再度來到秦淮,於秦淮河上偶遇董小宛的畫舫,這時小宛的鴇母亡故,而小宛之父欠下大筆債務,小宛因而心焦病危。冒襄為這命運的重逢驚喜欲狂,強進其屋後,只見燈光昏暗、藥碗藥鍋散落一地。撥開帷幔,董小宛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當小宛定神看見眼前人乃冒襄,不禁淚如雨下,泣訴身世之悲。

      董小宛意欲許身冒襄,但因小宛背負大筆的債務,冒襄不敢輕言答應。最後竟是有「風流教主」之稱的錢謙益偕柳如是特地來到蘇州,為董小宛清償債務,冒襄才接納了小宛。冒襄也不敢向如皋的家人及妻子言明,讓小宛在別處住了四個多月才帶小宛回家。董小宛來歸冒襄的經過著實備極坎坷,但董小宛對冒襄及冒家始終深情重義。冒襄因得罪阮大鋮,甲申國變後逃難多年,其間冒襄更大病了三次,董小宛一直隨侍在側。

      冒襄詩文俱佳,筆調秀逸,王鐸(1592-1652)贊他早年書法「遒媚圓動、筆筆褚河南(褚遂良)」。陳名夏(1601-1654)在〈重訂樸巢詩文集序〉中也稱:「筆鋒墨秀,玄旨微情。俱在有意無意、可想不可到之境。」晚年多病,雙眼近乎失明。有子冒穀梁、冒青若。著有《巢民詩集》、《文集》、《影梅庵憶語》。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