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盛 / Zhu Guosheng

朱國盛 / Zhu Guosheng

1579-1646
小傳

      朱國盛(1579-1646),江蘇上海人。原名盛國華,字敬韜,一字叔韜,號雲來。少食貧,讀書攻苦,中萬曆三十八年(1610)進士,時年三十二歲。初授山東歷城訓導,因其才能卓越,升工部都水司主事,奉敕治理河漕,掌管全國水利。萬曆四十三年(1615),朱國盛因治理河槽有功,祖父朱鏜、其父朱泗,皆封贈山東左部政(二品)。

管理漕政,董其昌為撰《淮安府濬路馬湖記》

      天啓年間,淮安府路馬湖(今江蘇駱馬湖)水系險情尤甚,航運受阻。天啓元年八月,朱國盛方受事奉行嚴督河官,畢力堵塞。在髙堰武家墩,則躬親課工,清查鐵鍋石灰諸料,照段拆修浪窩盡塞,至明年工竣。天啓三年(1623),朱國盛任漕儲參政,在路馬湖中開通濟新河,於直河口北的馬頰河口疏淤沙三百三十丈,接泇河。以下疏梳沙,開新河、浚小河,通駱馬湖口。以挑河之土築堤分隔湖水並作纖道。河長五十七里,築堤八千七百四十七丈。在這期間,朱國盛不畏艱險,親臨一線,克服重重困難,終於制服了水患。朱國盛所開創的治水經驗,應用在黃淮一帶大見成效。此後,這裏多次疏浚完善,效益顯著。

      天啓五年(1625)四月,工程完成。朱國盛將其任職工部管理南河之經歷,撰成水利專書《南河志》。為表彰朱國盛治水之功,董其昌為之撰寫《淮安府濬路馬湖記》,讚揚朱國盛之舉乃「所謂一勞久逸,暫費永寧者」也。該文是董其昌傳世書法中的上承之作,更是記錄明代路馬湖水利的珍貴資料。

      天啟六年,朱國盛任山東右參政,後陞按察史,仍管漕河道。天啟七年(1627)三月,提督漕運河道太監李明道及吏部尚書周應秋都推薦他加銜管事,朱國盛因此陞為太常寺卿兼山東按察使,照舊管漕運事。同年五月,再加陞都察院右都御史。

朱國盛「文園」,女樂最勝

      崇禎二年(1629)欽定逆案時,朱國盛被定為「結交近侍又次等」一類,因同鄉錢龍錫正擔任首輔,得免於大禍,落職閒住。朱國盛回到松江,在橫雲山下經營「文園」。「文園」原為嘉靖年間南京國子監司業朱大韶(1517-1577)所葺,亭臺花石極一時綺麗之盛。大韶曾購置假山一座,名「青錦屏」,透徹玲瓏。移置文園,築亭賞之。文園後歸錦衣衛指揮使徐有慶,顏其堂曰「愛日」,之後屢易園主。天啟年間,歸太常朱國盛所有。(光緒《重修華亭縣志》)

      朱國盛在「文園」中蓄家樂戲班,深受時人讚賞。清代陳撰《玉几山房聽雨錄》中記載汪汝謙(1577-1655)曾說:「女樂最勝者,惟茸城朱雲來冏卿(即朱國盛)、吳門徐清之中翰,兩公所攜,莫可比擬。輕謳緩舞,絶代風流。」張岱《陶庵夢憶‧朱雲崍女戲》說得更為詳細,可知朱國盛訓練女樂,及演出的細節:

朱雲崍教女戲,非教戲也。未教戲先教琴,先教琵琶,先教提琴、弦子、蕭、管,鼓吹歌舞,借戲為之,其實不專為戲也。郭汾陽、楊越公、王司徒女樂,當日未必有此。 

絲竹錯雜,檀板清謳,入妙腠理,唱完以曲白終之,反覺多事矣。西施歌舞,對舞者五人,長袖緩帶,繞身若環,曾撓摩地,扶旋猗那,弱如秋藥。女官內侍,執扇葆璿蓋、金蓮寶炬、紈扇宮燈二十餘人,光焰熒煌,錦繡紛疊,見者錯愕。雲老好勝,遇得意處,輒盱目視客;得一讚語,輒走戲房,與諸姬道之,佹出佹入,頗極勞頓。

清代曹家駒《說夢》中還記載了朱國盛家居時發生的戲曲軼事:

(朱國盛)家中唯以聲伎自娛,而郡中後輩好譏議,有張次璧者﹝名積潤﹞,乃七澤公﹝名(張)所望,字叔翹,辛丑進士,官至山東右藩﹞之子。七澤公最善音律,次璧亦以家學自負,乃作一傳奇,名曰《雙真記》,生名京兆字廠卿,張蓋以自寓也;旦名惠元霜,淨名佟遺萬,佟者,以雲來為東鄉人;遺萬者,謂其遺臭萬年也,詆斥無所不至。雲來大恨,訟次璧於官,而七澤公不勝舐犢之愛,力辨其誣。陳眉公(陳繼儒)起而解紛,致一劄於當事,請追此板,當堂銷毀,置此事於不問,而持議者並謗及眉公矣!後雲來歿,其子欲躋乃父于鄉賢,時論譁然,傳檄旁午,為鳴鼓之攻,事遂中寢。

善畫山水,得小米筆意

      朱國盛善畫山水,得小米筆意。董其昌題其圖云:「敬韜作米虎兒墨戲,不減高房山。閱此欲焚吾硯!」其見重如此,其子朱軒(1620-1690)亦善畫。今上海新場鎮十三牌樓中有一橫跨於中市大街上的「三世二品坊」,樓身高聳雄偉、鐫工精巧,上面還顯赫地刻著這樣幾行字,額題曰「九列名卿」,左行曰「七省理漕」,右行曰「四乘問水」。牌樓原建於萬曆年間,是當時官居二品的太常寺卿朱國盛為紀念其祖朱鏜、其父朱泗而修建的。朱國盛祖孫三代都官至二品,故名「三世二品」,牌樓巍巍壯觀,雕刻精美,人物、器物、車馬花鳥栩栩如生,有「江南第一牌樓」之稱,1975年的文革中被拆毀,於2006年2月12日重建完工。

      學者張則桐認為,朱國盛是有政治才幹的士人,早年管理漕運、疏浚運河頗有政績,因依附閹黨而快速晉升,亦由此而被列入欽定逆案,過早結束了政治生命。家居期間以家樂自娛,他的家伶以擅長演奏和歌舞表演而蜚聲江南。他的奢華張揚,老年漁色的生活方式引起松江士人和百姓的不滿,以致發佈公檄進行討伐。朱國盛應該是一位毀譽參半的士人,他的人生經歷、生活方式體現了鮮明的明末時代特色,他的遭際也折射出明末江南複雜的政治生態。

參考資料:

董其昌《吳來儀公墓志銘》及《濬路馬湖記》創作年代考

張則桐:〈晚明家樂班主朱雲來考略〉,《浙江藝術職業學院學報》,第13卷第2期,頁23-27。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