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大鋮 / Ruan Dacheng

阮大鋮 / Ruan Dacheng

1586-1646
小傳

      阮大鋮(1586-1646),安徽懷寧人。字集之,號圓海。十七歲舉於鄉,萬曆四十四年(1616)中進士,時年三十一歲。天啟初年(1621),由行人擢給事中,不久因居憂還里。阮大鋮曾經列籍東林,為高攀龍弟子。同鄉左光斗是大鋮倚以自重的朋友,他曾名列東林骨幹,在《東林點將錄》中綽號「沒遮攔」。天啟四年(1624),吏科都給事中出缺,左光斗通知大鋮來京遞補。而趙南星、高攀龍、楊漣等人因為與左光斗發生內訌,以「大鋮輕躁不可任」為理由,準備改用高攀龍的另一名弟子,同為東林闖將的魏大中。等到阮大鋮到北京時,趙南星讓他補工科之皺。六部之中,吏部居第一,而工部居最末。本來按資歷遞補,阮大鋮應該得入吏部。他因此耿耿於懷,甚感不平,於是投靠與東林對立的魏忠賢劫勢力,並與閹黨楊維垣、倪文煥、霍維華等人相善,對吏部施壓,阮大鋮遂如願當上吏部都給事中。然而阮大鋮畏懼日後被東林人士攻擊,上任未及一個月便辭官,從此與東林決裂。

      天啟五年(1625),大鋮被召回任太常寺少卿,由於與東林人士關係緊張,他每次出入魏忠賢府第,態度都相當小心謹慎,並以重金賄賂魏府門房,將自己的拜帖索回,以免留下證據增添後患。大鋮任太常少卿數月,即乞退辭官,一度避開了朝廷黨爭。崇禎皇帝即位後,魏忠賢失勢。阮大鋮為保全曾幫助他的楊維垣,策畫了合算疏,指東林、崔呈秀、魏忠賢皆為邪黨。大鋮因此被東林視為眼中釘,後被彈劾罷官。崇禎二年(1629),阮大鋮被列入欽定逆案,削籍為民。

      崇禎七年(1634),流寇進逼江上,許多安徽一帶的鄉紳避亂於南京。阮大鋮在南京招納游俠、談兵論劍,謀求受到任用。崇禎十二年(1639),復社發布「留都防亂公揭」壓制阮大鋮,大鋮杜門謝客,從此於復社、東林相仇。南明朝弘光皇帝即位後,曾受阮大鋮幫助的馬士英極力推薦他以邊才起用,打破了欽定逆案的限制,任命阮大鋮為江防兵部尚書。南京失守後,他原本與馬士英一同靠隴魯王勢力,卻不被接納,只好轉而投降清朝。清王子貝勒很欣賞阮大鋮的才情,將他置於軍中,隨軍征討,後於福州仙霞嶺猝死。

阮大鋮與「石巢園」

      「石巢園」故址在南京城南門西庫司坊。設計者為明代著名造園家計成(阮大鋮曾為計成《園冶》撰寫序言),園分為東西兩部分,分別是園林和住宅,住宅部分有跑馬廳、水榭、花廳、書房等建築,園林部分則以水景為主,有多個荷花池。其間點綴著亭台,旁邊還有太湖石壘築的假山。

      崇禎年間,阮大鋮被彈劾罷官,避居南京。復社文人吳應箕、陳貞慧等百餘名文士聯名作〈留都防亂公揭〉逐之,阮大鋮於石巢園閉門謝客,在其中蓄養聲妓,編演傳奇。

      入清後,石巢園屬於一位名叫陶湘的孝廉所有,老城南稱之為「陶家花園」。民國年間,房主姓韋,改稱「韋公館」。

阮大鋮詩文、戲劇成就

      阮大鋮集政客、詩人、戲劇家、家班主人於一身,文藝素養深厚,富有創作個性。詩文有《詠懷堂全集》;劇作有十餘種,今存《燕子箋》《春燈謎》《牟尼合》《雙金榜》四種,合稱《石巢傳奇四種》。

      詩文方面,陳寅恪評其詩文:「往歲讀《詠懷堂集》,頗喜之,以為可與嚴惟中之《鈐山》,王修微之《樾館》兩集,同是有明一代詩什之佼佼者」。胡先驌也說阮大鋮是「有明一代唯一之詩人」。

      戲曲方面,王思任評曰:「不譜舊聞,特舒臆見,划雷晴里,布架空中」「文筍斗鬬縫,巧軸轉關,石破天來,峰窮境出」。吳梅則云:「深得玉茗之神」。明中葉開始,大量文人學士投入戲曲創作,劇作走向文士化,躍登雅文學的隊伍。文士化的現象表現在綺字麗詞迭出,抒情味濃,戲劇性則顯得薄弱--劇情以文士的人生想望、人際互動為核心,重複襲用。亦即,在提高劇作文學質地的同時,原本為表演服務的劇本走向案頭化,場上之劇活力沈熄,案頭之曲雷同堆疊。

     

到了明末,阮大鋮的劇作翻轉出新的姿態。情節極盡奇巧之能事,大量出現誤會、錯認、巧合。多線交錯,環環相套,層層遞進,戲劇效果出人意表,同時又能前後照應,針線細密無有拼湊之感。人物多、事件繁,時空跨度大,都能處理得有條不紊,進退從容,娛樂效果極致發揮。

  豪門縉紳畜養家庭戲班是中國古代的獨特現象,晚明經濟蓬勃發展,畜養家班的風氣興盛。一般而言,家班主人的經濟資本和文化資本較為豐裕,家優能夠得到專家的調教導,藝術水平較高。阮大鋮有家優一班,由於他的文學、曲學素養極好,是戲場老作手,親自調教,故其家班的藝術水平非常高,享譽南京。張岱在《陶庵夢憶》讚美道:「阮圓海家優講關目,講情理,講筋節,與他班孟浪不同。然其所打院本,又皆主人自製,筆筆勾勒,苦心盡出,與他班鹵莽者又不同。故所搬演:本本出色,腳腳出色,齣齣出色,句句出色,字字出色!」。

《桃花扇》中的阮大鋮

  阮大鋮的一生頗富戲劇色彩,孔尚任《桃花扇》將之寫入劇中,他在《桃花扇》中的戲份不少,形象頗為複雜。首先,他是南京地區黨派衝突的始作俑者。罷職閒住的大鋮想籠絡侯方域以緩和與復社的關係,被李香君看破而懷恨在心。得勢後勾結馬士英,迫害復社士子,誣陷侯方域暗通叛軍使之逃往揚州,又逼迫李香君嫁給權貴。其次,是南明弘光朝隳圮的推手。擁立福王有功,擅權亂政,強逼李香君入宮,並將侯方域逮捕人獄。三是才華洋溢的文人、劇作家。第四齣〈偵戲〉才名氣兼備又頗有傲氣的復社諸文人群聚觀賞大鋮的名劇《燕子箋》,這班公子們「點頭聽,擊節賞,停杯看」,大加稱讚「論文采,天仙吏,謫人間。好教執牛耳、主騷壇」。《桃花扇》一劇中,政客的野心與文人的氣質交織,再現他善變的一生。

繼續閱讀
  • 《集之父》
    《集之父》
    出處 : 《山川勝景軸》
  • 《裴氏吟雪軒書畫之記》
    《裴氏吟雪軒書畫之記》
    出處 : 《山川勝景軸》
  • 《阮大鋮印》
    《阮大鋮印》
    出處 : 《山川勝景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