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是 / Liu Rushi

柳如是 / Liu Rushi

1618-1664
小傳

      柳如是(1618-1664),上海松江人。本名楊愛,後改名柳隱,秦淮八豔之一。柳如是的軼事相當迷人,以至於大學者陳寅恪讀了她的詩詞後也不禁讚嘆,更用餘生精力寫下八十萬言的巨作《柳如是別傳》。

「秦淮八豔」之首

      柳如是為吳中名妓、明季「秦淮八豔」之首。容貌嬌小俏利,詩文書畫俱佳,色藝冠絕一時,四方名士無不傾倒。柳如是幼年孤苦,被販賣至吳江名士周道敦家為婢。柳如是在周家,努力學習詩詞歌賦,精進書畫。文藝對她來說,不僅只是抒發情感的媒介,更是塑造形象,表現自我的利器。她認真向學,雖然最終不能安身於周家,但卻得到了周太夫人的欣賞。之後,柳如是為名妓徐佛收養。柳如是長大後,詩文與姿色皆超過她的老師徐佛,個性更是豪宕自負,不讓鬚眉,時常穿著儒服,以儒生的模樣示人。

      柳如是曾在松江待過一段時間,與幾社文士往來,更與名士宋徵輿、陳子龍等人情誼深厚。她先和宋徵輿相戀,卻受到宋家人的強烈反對,只能忍痛斬斷與宋徵輿的情緣。隨後柳如是受到陳子龍的吸引,她模仿曹植《洛神賦》寫了一篇《男洛神賦》向他示愛,與陳子龍雖然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卻仍遭到陳氏家族拆散。

出身秦淮,以正妻之禮嫁兩朝尚書

      柳如是在松江,不僅未能與戀慕之人修成正果,反而被松江知府下令驅逐,備感羞辱。柳如是雖然受到打擊,但她欲擇良木而棲的意志卻更為堅定。她非常傾慕當時的東林領袖、文壇盟主錢謙益,甚至當時流傳著柳如是「非才如錢學士者不嫁」之言。然而自己身處章臺,如何能夠得到錢謙益的青睞呢?

      在素不相識的情況下,詩文便是連結緣份的紅線。柳如是集結崇禎六年至十年間的詩作,出版《戊寅草》,接著於崇禎十二年出版《湖上草》,隨後將崇禎十二至十三年間寫給富商汪然明的尺牘出版,幾本著作流通之後,柳如是的文名更為遠播。崇禎十二年冬天,錢謙益來到杭州,在名妓草衣道人王微處,讀到了柳如是所寫的《西湖八絕句》,大為欣賞,之後又經過朱子暇、汪然明、姚叔祥等人先後向錢謙益介紹,錢謙益對柳如是更加好奇與仰慕。

訪錢謙益於半野堂

      崇禎十三年,柳如是駕著一葉扁舟來到虞山拜訪錢謙益,她男裝打扮,來到錢謙益半野堂,卻被門房所阻,佯稱錢謙益外出。柳如是並不感到意外,因為她早有準備,她請託門房轉交一張名刺,轉身離開,返回舟中。門房將名刺呈給錢謙益,打開一看,卻赫見其中有詩一首:

      聲名真似漢扶風,妙理玄規更不同。一室茶香開澹黯,千行墨妙贓冥蒙。竺西瓶拂因緣在,江左風流物論雄。今日沾沾誠御李,東山蔥嶺莫辭從。

 

詩中表達對錢謙益的仰慕,以及盼望結成連理的心意。錢謙益又驚又喜,又對自己的無禮感到懊惱。急尋柳如是於舟中,終得會面。根據陳寅恪先生考證,錢柳兩人在半野堂相會時,早已拜讀過對方的詩文,也在先前的詩作中表達過雙方互相仰慕之情。兩人會面之後,文讌唱酬,殆無虛日,錢謙益提議儘早同居,但柳如是卻堅持要住在舟中,這是因為錢謙益早有正妻陳夫人,如果沒有迎娶之禮,也沒有屬於自己的房間,即日同居,豈非又成了小妾?柳如是下定決定,這次的緣份絕然要不同於以往。

      錢謙益尊重柳如是的決定,一方面是愛慕她的丰采與文藝,一方面也被她過人的膽識折服,隨即為柳如是構築別業「我聞室」,十日告成,兩人便同居。崇禎十四年,錢謙益前往松江以正妻之禮迎娶柳如是。柳如是為何堅持要錢謙益親往松江,且以正妻之禮迎娶?或許是想要證明給松江一地、甚或與她來往密切的幾社文士們看,我柳如是言出必行。不少人認為錢謙益迎娶柳如是有傷士大夫的體統,迎娶的舟船被人丟滿了瓦礫,不過錢謙益怡然自得,絲毫不在乎。對柳如是來說,這區區砂石又算得上什麼?她如今已非故相下堂妾,而是尚書之妻,她的命運已經改變了。

娥眉有奇節:不做清命婦,影響錢謙益投入復明運動

      明清易鼎後,錢謙益降清,順治二年時,隨多鐸押解被俘的弘光帝北上,柳如是不願隨行,選擇留在南京。錢謙益於十月到達北京,被任命為禮部侍郎,隔年六月便告病返鄉,此後未再出仕。

      陳寅恪認為,錢謙益降清後,受到夫人柳如是的影響,萌發以後半生投入復明運動的決心。明季時,錢謙益見明社將傾,曾結納武將,與鄭芝龍有文字之誼。崇禎十七年(1644),鄭成功進入南京國子監讀書,拜時任禮部尚書的錢謙益為師。錢謙益為他取表字「大木」,勉勵他忠君報國。鄭成功傳世詩文中有〈春三月至虞謁牧齋師同孫愛世兄遊劍門〉詩,稱錢謙益為「師」、稱錢孫愛為「世兄」,可以推測鄭成功應該也在虞山見到了師母柳如是。雖然目前沒有史料能證明鄭成功是否受到柳如是的影響,然而柳如是對錢謙益的影響力是無庸置疑的。鄭成功在南京讀書一年間,受錢謙益教誨,與東林交往,更讓他在清初面對父親鄭芝龍降清的歷史時刻當下,做出了背離父教,忠於君國的選擇。

營救錢謙益、自縊保家

      順治四年(1647),錢謙益因為援助反清復明之士受人告發,被逮捕押送往北京刑部。柳如是束裝跟隨北上,借住在北京友人梁維樞(慎可)家,她以重金打通關節,還上書願代錢謙益死,若錢謙益被處死,她也將殉夫。四十日後,錢謙益被釋放,對柳如是以一介女子遠赴北京,捨身相從、置生死於度外的心意感激不已,視柳如是為不可多得的「賢妻」。

      錢謙益半生暗助復明運動,兩次囚繫牢獄,晚年終於獲得江南文化圈的接納。康熙三年,錢謙益病殁,身後約莫月餘,卻發生家難。錢謙益殁後三十四天,錢氏族人們來向柳如是威嚇逼迫,討索金錢。不肖之徒多達百人,聚訟於錢氏大堂,威逼柳如是。為保全子女,不致破家,柳如是決計以己命為籌碼,豪賭於生命的終局。她設宴款待族人,暗地集結錢謙益親近的門人,布下天羅地網。宴會開始後,她走入後樓榮木堂,自縊而亡。壁書「並力先縛飲酒者,而後報官。」門人一擁而上,盡縛族人。虞山錢氏得以全孤保家。

      柳如是出身青樓,卻以正妻之禮嫁給文壇領袖錢謙益;她身著男裝,主動拜訪錢謙益,以詩文自介,博得青睞。明清易鼎時,她勸錢謙益殉國未果,不隨夫赴北京任官,留在南京結納反清義士。她影響了錢謙益,兩人傾畢生之力支持復明運動。錢謙益過世後,柳如是豁出性命,用生命控訴覬覦錢家財產的惡棍,保全了錢氏家族的命脈。

      柳如是嫁錢謙益後,人皆尊稱為柳夫人,錢謙益則呼為「河東君」,柳如是脫離風塵改變了命運。錢柳居於絳雲樓中,二人朝夕晤對,校讎古史。錢謙益若需查找資料,柳如是總能立刻應對,絲毫不差。錢謙益總對人說,柳如是為我優秀的弟子,更是最好的書記。錢氏家難,柳如是以命殉夫保家,時人感嘆她情深義至,歌詠她:「家變獨能持大義,虞山身後有家姬。」柳如是改變了個人命運、保全錢氏家族的命脈,更改變了錢柳兩人的歷史定位。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