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是 / Liu Rushi

柳如是 / Liu Rushi

1618-1664
小傳

      柳如是(1618-1664),浙江嘉興人。本名楊愛,後改名柳隱。經歷不凡,才華出眾,軼事相當迷人,以至於大學者陳寅恪讀了她的詩詞後,不禁讚嘆,用餘生精力寫下八十萬言巨作《柳如是別傳》。

秦淮八豔之首

  柳如是丰姿逸麗,秉性機敏,饒富膽略。她是明末「秦淮八豔」之首,色藝冠絕一時,個性豪宕自負,不讓鬚眉,時常穿著儒服,以儒生模樣示人。

  詩詞文賦書畫俱佳,詩文清麗,繪畫簡約閑雅,書法有奇氣。從小得到音樂和戲曲方面專業的薰陶與教導,妙善音律,長於度曲,演唱之餘,還熟諳戲曲劇作,她的詩詞有很多是化用玉茗堂傳奇《牡丹亭》《紫釵記》的曲文,受戲曲影響不小。

  柳如是幼年時家逢巨變,崇禎元年(1628)被賣到名妓徐佛家為養女,後為吳江卸職宰相周道登索為妾,教以文藝。她明慧無比,認真向學,也得到主人的喜愛,不過卻也因此惹來忌妒,因謠啄被迫下堂而去。離開周府後,以「相府下堂妾」的身分高自標誌,和高才名輩往來,香蹤遍及蘇杭湖山間。她特殊的身分,出眾的才華獲得青睞。尤其是與知名的士人團體復社、幾社名士唱和,不但增進文藝素養,且聲譽日漸提高。

出身青樓,以正妻之禮嫁兩朝尚書

  柳如是和名門之後宋徵輿(1618-1667)相戀,不料遭宋母干預反對,在宋母逼迫下痛斬情絲,絕然而去。不久之後,柳如是被幾社領袖陳子龍(1608-1647)吸引,她仿曹植〈洛神賦〉作〈男洛神賦〉示愛,細膩刻畫男性風度之美。柳、陳兩人志趣相投,許為相知,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不過後來被陳氏家族拆散。

  兩段戀情都沒能修成正果,唯其擇高枝而棲的想法堅定不移。她非常傾慕東林領袖、文壇盟主錢謙益(1582-1664),當時甚至流傳柳如是有「非才如錢學士者不嫁」的說法。然而身處章臺,如何能夠得到錢謙益的青睞呢?在素不相識的情況下,詩文便是連結緣份的紅線。柳如是集結自己崇禎六年至十年(1633-1637)間的詩作,出版《戊寅草》,崇禎十二年(1639)又出版詩集《湖上草》,還將崇禎十二至十三年(1639-1640)間寫給文藝贊助者、富商汪然明(1577-1655)的尺牘出版;著作合計朗朗數千言,於是文名遠播。崇禎十二年冬,錢謙益在名妓草衣道人王微(1600-1647)處,讀到了柳如是所寫的〈西湖八絕句〉,大為欣賞,後來又有朱治𢢀(?-1648)、汪然明、姚士麟(1559-1644)先後向錢謙益介紹,錢謙益雖未見其人,心中已埋下好奇與仰慕的種子。 

主動拜訪錢謙益

  崇禎十三年(1640),柳如是衣男裝,駕扁舟,主動拜訪錢謙益。請門房送上名刺,暫返舟中休憩。錢謙益打開名刺,上有詩一首:

聲名真似漢扶風,妙理玄規更不同。

一室茶香開澹黯,千行墨妙破冥蒙。

竺西瓶拂因緣在,江左風流物論雄。

今日沾沾誠御李,東山蔥嶺莫辭從。

  詩中表達對錢謙益的仰慕,以及渴盼結識的想望。錢謙益又驚又喜,急尋柳如是於舟中,終得會面。據陳寅恪考證,錢柳兩人在半野堂相會時,早已拜讀過對方的詩文,也曾在先前的詩作中表達過仰慕之情。兩人相識之後,文讌唱酬,縱情山水。柳如是的文采、膽識贏得錢謙益的賞愛。是年底,錢為柳構築別業「我聞室」,十日告成。崇禎十四年(1641),錢謙益以正妻之禮迎娶柳如是──有縉紳士人認為此舉有傷士大夫體統,迎娶的舟船被人丟滿了瓦礫,不過錢謙益毫不在乎,怡然自得。對柳如是來說,身為才女,與博學好古的曠代逸才結褵,人品、學識、經濟條件皆符合擇婿條件。

  柳如是嫁錢謙益後,脫離風塵改變了命運,人皆尊稱為柳夫人,錢謙益則呼柳為「河東君」。二人居於絳雲樓中,朝夕晤對,校讎文史。錢謙益若需查找資料,柳如是總能立刻應對,絲毫不差。錢謙益曾說,柳如是我優秀的弟子,更是最好的書記。

娥眉有奇節:不做清命婦,影響錢謙益投入復明運動

  順治二年弘光元年(1645),清軍下南京,錢謙益降清,盛名之累,不得已隨多鐸(1614-1649)到北京接受新職。柳如是不認同新政權,不願隨行。錢謙益於十月到達北京,被任命為禮部侍郎,未得到新政權的信任,隔年六月便告病返鄉,此後未再出仕。

  陳寅恪認為,錢謙益降清後,受到夫人柳如是的影響,萌發後半生投入復明運動的決心。明季時,錢謙益見明社將傾,曾結納武將,與鄭芝龍有文字之誼。崇禎十七年(1644),鄭成功進入南京國子監讀書,拜時任禮部尚書的錢謙益為師,錢謙益為他取表字「大木」,勉勵他忠君報國。鄭成功傳世詩文中有〈春三月至虞謁牧齋師同孫愛世兄遊劍門〉詩,稱錢謙益為「師」、稱錢孫愛為「世兄」,可以推測鄭成功應該也在虞山見到了師母柳如是。雖然目前沒有史料能證明鄭成功是否受到柳如是的影響,然而柳如是對錢謙益的影響是無庸置疑的。鄭成功在南京讀書一年間,受錢謙益教誨,與東林交往,更讓他在清初面對父親鄭芝龍降清的歷史時刻當下,做出了背離父教,忠於君國的選擇。

營救錢謙益、自縊保家

  順治四年(1647),錢謙益因抗清案牽連入獄。柳如是奔走營救,甚至上書願意以身代死,經過一番波折才獲釋。錢謙益被釋後,對遠赴北京,捨身相從的愛妻感激不已,視之為不可多得的「賢妻」。

  順治五年(1648)錢、柳到江蘇常熟,開始暗助復明運動,籌資捐餉,密使往來。錢謙益兩次囚繫牢獄,晚年終於獲得江南文化圈的接納。

  康熙三年(1664),錢謙益病殁,身後約莫月餘,錢氏族人對柳如是威嚇逼迫,討索金錢。不肖之徒多達百人,柳如是為保全子女,不致破家,以己命為籌碼,豪賭於生命的終局。她先假意設宴款待族人,暗地集結錢謙益親近的門人,從外部包圍。宴會開始後,她走入後樓,自縊身亡,絕筆壁書「並力先縛飲酒者,而後報官」。門人一擁而上,盡縛族人。虞山錢氏得以全孤保家。

  柳如是出身青樓,主動出版作品集,以詩文自介,博得一代文豪青睞。以正妻之禮嫁給文壇領袖。明清易鼎時,堅守氣節,結納反清義士,影響錢謙益,兩人傾力支持復明運動。夫婿過世後,殉身保家,可謂情深義至。時人歌詠她:「家變獨能持大義,虞山身後有家姬。」柳如是獨立自由的思想,剛毅節烈的性格,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保全錢氏家族的命脈,更提昇夫妻兩人的歷史定位。

繼續閱讀
  • 《錢謙益印》
    《錢謙益印》
    出處:《奉送王泊翁榮擢濟南大參敘》
  • 《牧齋》
    《牧齋》
    出處:《奉送王泊翁榮擢濟南大參敘》
  • 《廣廈千萬間》
    《廣廈千萬間》
    出處:《奉送王泊翁榮擢濟南大參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