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了凡(袁黃) / Yuan Liaofan

袁了凡(袁黃) / Yuan Liaofan

1533-1606
小傳

      袁了凡(1533-1606),浙江嘉興人,初名表,後改名黃,字慶遠,又字坤儀、儀甫,初號學海,後改了凡,後人常以其號「了凡」稱之。隆慶四年(1570)中舉人,萬曆十四年(1586)登進士,時年五十四歲。袁了凡是明朝重要思想家,是迄今所知中國第一位具名的善書作者。他的《了凡四訓》融會禪學與理學,勸人積善改過,強調從治心入手的自我修養,提倡記功過格,在社會上流行一時。在《了凡四訓》裏,袁了凡以其畢生的學問與修養,融通儒道佛三家思想,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結合大量真實生動的事例,告誡世人不要被「命」字束縛手腳,要自強不息,改造命運。《了凡四訓》蘊涵著中國文化的深邃和智慧,被譽為「東方第一勵志奇書」,問世以來深受推崇,被佛教界稱讚為積德行善、改造命運的典範而廣為印行,流傳足有幾千萬冊。袁了凡及其《了凡四訓》對提高人們的道德素質、改造社會產生了重大影響。

倡議刊刻嘉興藏

      萬曆七年(1579)時,袁了凡到南京棲霞寺訪雲谷會禪師,與雲谷對坐三天三夜不眠。雲谷禪師勉勵他悔過遷善,並於佛前發誓行善三千件以自贖。雲谷禪師還教授他「功過格」,請他逐日標記所行善惡之事。在南京期間,袁了凡有感於梵本藏經閱讀不易,向幻余、法本二位法師提出刻方冊藏經之議。萬曆十四年(1586年)秋季,由紫柏真可、密藏道開、憨山德清等籌劃,陸光祖和興辦義學的沙門擔任校對,開始了嘉興藏的編篡工作,至清代康熙十六年(1677)全藏完成,為現存方冊藏之最早版本。袁了凡提議改變佛經的印刷形式,如此一來不僅可以降低印價,書本較為輕薄,更利於佛經流通,益於弘法。

出任寶坻縣令,輕刑緩徵,與民休息

      萬曆十六年,袁了凡出任寶坻(今天津市寶坻區)縣令,任內「輕刑緩徵,與民休息」,並積極興辦水利,將三汊河疏通,築堤防以抵擋水患侵襲。他教導百姓沿著海岸種植柳樹,並在堤防上建造溝渠,有效阻擋海水氾濫。他鼓勵百姓耕種,開墾荒廢的土地。袁了凡是浙江嘉興人,嘉興所在的太湖流域自古以來就是稻米的重要產區,了凡從小耳濡目染對農業頗為內行,有學生就說他:「見土辨色,即知其宜種何穀。」袁了凡認為寶坻縣可以栽種稻米,種稻可以更有效的利用土地。此外,他還將寶坻百姓每畝二分三厘七毫的糧稅,減為一分四厘六毫,減輕了百姓的負擔,更免除了百姓的雜役。

袁了凡與萬曆朝鮮之役

      萬曆二十年(1592),袁了凡升任兵部職方司主事,適逢日本對朝鮮發動萬曆朝鮮之役,袁了凡隨經略宋應昌、提督李如松兵援朝鮮,擔任軍前贊畫,如同現今之「參謀長」一職。負責情報收集、物資運送、人員調度等工作,對戰爭貢獻很大。當時有許多倭人會假扮成明軍或朝鮮軍混入軍營,袁了凡明定每個部隊都要在預定時間內簽名報到,以杜絕了此種弊端。

      萬曆二十一年(1592)年初碧蹄館之役後,袁了凡與李如松因平壤戢後南、北軍敘功不均的問題產生矛盾。袁了凡更對李如松以封貢之議與日本詐和,再突襲攻取平壤,贏得平壤大捷的方式表達不滿。此外,當時戰場上都以人頭記功,明朝東征軍割取不少無辜朝鮮人的首級回去報功,兩人因為「濫殺朝鮮人」的問題,矛盾不斷深化。李如松遂命袁了凡留守平壤,僅留殘餘兵力守刧,逕自引大軍東去。隨後遇加藤清正率軍突襲,袁了凡領麾下與朝鮮兵三千人擊退倭寇。(參見《吳江縣誌》卷二十八‧名臣‧袁黃)

      萬曆二十一年(1593)三月,「癸巳京察」事起,袁了凡受言官彈劾,李如松因與垊了凡不合,更上疏敘袁了凡十大罪狀,袁了凡被削職為民,返鄉隱居著述以終。

日本漢學家安岡正篤推崇《了凡四訓》

      日本著名漢學家、陽明學大師安岡正篤(1898-1983)先生,對《了凡四訓》推崇備至,建議天皇、首相把它作為治國寶典。

影響「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

     在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機爆發時,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創辦的京瓷在半年內訂單銳減近九成,然而京瓷企業的處理方式卻非常的人性化,他們不裁員,反而乘此時舉辦技術研修會,鼓勵員工學習,為後續恢復生產做好充分的準備。訂單恢復後,又很感恩的給員工加薪,發獎金。稻盛和夫說,因為他邂逅了袁了凡所寫的《了凡四訓》,他體悟到,原來一個人終其一生,都要不斷地去美化、淨化自己心靈,如此一來,人的命運就不僅只是無法改變的宿命,而會發生積極正向的變化。堅持「利他行善」,就能引來生命周遭的其他助力,進而改變命運,這是現代人稻盛和夫與明代人袁了凡都以自身驗證過的真理。

數學家袁了凡

      阮元《儔人傳》記載,袁了凡著有《曆法新書》五卷,精通回回曆。

延伸閱讀:縣太爺袁黃──記袁了凡在河北省寶坻縣的施政

延伸閱讀:文韜武略真干城──袁黃軍事思想縱橫談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