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之蕃 / Zhu Zhifan

朱之蕃 / Zhu Zhifan

1548-1626
  • 稱號:於朝鮮展現大國風範
小傳

      朱之蕃(1548-1626),江蘇南京人,字元介,一作元升,號蘭隅(嵎)。明代大臣、書畫家。先祖世居茌平(今屬山東),後附南京錦衣衛。萬曆二十三年(1595)進士第一,時年四十八歲,授翰林院修撰,歷官諭德、庶子、少詹事,進為禮部侍郎,改吏部。

      萬曆二十六年(1598),明朝聯軍終於平定了日本對朝鮮的侵略。萬曆三十三年(1605),朱之蕃奉命出使藩屬國朝鮮,他是萬曆皇帝平定日本後,派駐朝鮮的第二任大使。歸國之時,各方送來貴重禮品送別,他卻都退回,展現出盛世下的大國風範,讓朝鮮人更為敬重。

      他的書法功力極高,好友顧起元曾說:「公揮翰若飛,頃刻而盡,余嘗謂自臨池以來,書之敏疾,未有如公者也。」如今韓國的千元鈔票就是以明倫堂為背景,他所題的「明倫堂」三個大字清晰可見。他還為朝鮮「迎恩門」重題門匾,書跡現存於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能為如此神聖的殿堂題匾,並懸掛了四百多年,可見朝鮮王朝對朱之蕃的重視。

      在他出使朝鮮期間,朝鮮人以人參、貂皮為禮品,請他作畫寫字。他將所獲得的禮品,盡行出售,另買書畫、古器以歸,收藏極為豐富。

      著有《使朝鮮稿》、《南還紀勝》、《蘭嵎詩文集》等。

朱之蕃與茶

為龍膺《蒙史》作序

     朱之蕃為龍膺門人,曾為其師所著茶書《蒙史》作序,曰:「吾師龍夫子,與舒州白力士鐺,夙有深契,而於瀹茗品泉,不廢淨緣…政有餘閒,縱觀泉石…得北泉,甚甘洌,取所攜松蘿、天池、顧渚、羅岕、龍井、蒙頂諸名茗嘗試之。」朱之蕃表示其師龍膺好酒好茶,於政務空暇時,縱觀泉石,並常帶江南諸名茶,如松蘿、天池、顧渚、羅岕、龍井、蒙頂山茶等來品泉試茶。

沐鶴溪汲水煮茶

    朱之蕃故鄉舊稱「沐鶴溪」,相傳是戰國至漢初的儒者浮丘伯養鶴於此,鶴在溪中沐浴,故得名;但仙人已逝,鶴亦消失。朱之蕃宦遊久矣,年紀漸長、霜色侵鬢,且既倦於勤,很想歸回田居,朱之蕃寫道:「異日得遂解組,與一二知己坐松陰白石上,汲溪泉煮茶古石鼎中。命小童擊竹而歌以招之,鶴如有知當聯翩來歸,與吾儕徜徉,以永年使好…」他想與一二知己坐在松蔭下、白石上,汲溪泉煮茶,且令小童擊竹歌詠,以招喚鶴群;想像鶴群聯翩歸來,與人們一起逍遙共好。何創時基金會藏有朱之蕃書帖《歸來樂曲》,內容為龍膺所撰:「罷罷耍耍,花花世界儘寬大。五斗米,折不得彭澤腰…容膝的竹椽茅舍,點景的琴碁書畫,忘機的鷗魚鳬鴨…哈哈,耍罷便罷,分付那風月烟霞,准被者俺歸來耍。」可見師徒倆都不慕榮利、嚮往樂以忘憂的人間仙境。 

茶詩一首

    朱之蕃茶詩〈冰花〉寫道:「璇空風急暮雲平,幻出飛花下玉京。頃刻妝成欺楮葉,郊原踏遍勝瓊英。光搖書幌人忘寐,香藉庭梅夜轉清。吟就不妨消渴甚,天應付與點茶鐺。」天空風急,下起像楮葉般的冰雪,踏遍郊原,雪花美景勝似梅;人在書齋夜讀,庭園梅香讓夜更顯清況,讀累了、喝口熱茶解渴,窗外的雪一直下,好像上天也在「點茶」一般。(郭淑玲博士)

繼續閱讀
  • 《國史修撰》
    《國史修撰》
    出處 :《龍君馭歸來樂曲》
  • 《沐國》
    《沐國》
    出處 :《龍君馭歸來樂曲》
  • 《朱之蕃印》
    《朱之蕃印》
    出處 :《龍君馭歸來樂曲》
  • 《元介》
    《元介》
    出處 :《龍君馭歸來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