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渭 / Xu Wei

徐渭 / Xu Wei

1521-1593
  • 稱號:曾入胡宗憲幕府,出奇計大破倭寇
小傳

      徐渭(1521-1593),浙江紹興人。初字文清,後改字文長,號青藤老人、青藤道士、天池生、天池山人、金壘、金回山人、鵝鼻山儂、田水月。幼孤,個性警敏,九歲能屬文,二十歲考中諸生。提學副使薛應旗(1500-1574)讀到他的試卷,大感驚異,將之置於第一。然而其後並未中舉,以諸生終。

知兵能文,任胡宗憲幕僚

      徐渭知兵法、好奇計,浙閩總督胡宗憲欣賞他的文才,延入幕府擔任幕僚,一切疏計,皆出其手,曾出奇計大破徐海等倭寇。徐渭個性通脫,時常與朋友在市肆中宴飲達旦。幕中有急事召徐渭,徐渭不來,幕府夜深時還開戟門等待他,可見胡宗憲對徐渭寵遇非常。嘉靖四十三年(1564)胡宗憲以「黨嚴嵩及奸欺貪淫十大罪」被捕,在獄中自殺,徐渭作《十白賦》哀之。李春芳嚴查胡宗憲案,徐渭一度因此發狂,作《自為墓誌銘》,以至三次自殺,他以巨錐刺耳,又以椎碎腎囊,皆不死。

      嘉靖四十五年(1566)在發病時殺死繼妻張氏,下獄七年。獄中完成《周易參同契》注釋,揣摩書畫藝術。萬曆元年(1573年)大赦天下,為狀元張元汴等所救出獄。徐渭從此浪遊金陵、宣遼、北京,晚年以賣畫為生。

才橫名寂的藝術天才

  徐渭多才多藝,書畫、詩文、思想、戲劇等領域均獨樹一幟。

  書擅行草,極富動感,點畫奔放奇崛,再加上以隸書筆法入行草的獨創性,顯得淸新與不羈。繪畫多日常題材,筆墨潑辣,天趣燦然,開創大寫意的青藤畫派。詩文方面,徐渭主張「宜俗宜真、越俗越雅、越不扭捏動人越自動人」,展現作者真我面目。詩文作品理趣情趣混融,意奇語暢,不拘法度,為後來文壇的生活化、世俗化灌注新的生命力。思想方面,他倡導尊經明倫,究心日常實用,不作高深的言說,毋須空談心性。尊重個體的獨特性,因勢利導,因人施教,因時損益;在天理和人欲之間建立動態的平衡。此外,徐渭不盲目崇古尊聖,樹立「凡利人者,皆聖人也」的新觀念。

  兵部侍郎梅國楨(1542-1605)總結徐渭的獨特性,曰:「病奇於人,人奇於詩,詩奇於字,字奇於文,文奇於畫」。

徐渭死後的知音與貴人:袁宏道

    遭際困頓的徐渭,生前在文壇只是一個聲名不出越中的布衣。去世五年後,公安三袁中的袁宏道(1568-1610),在好友陶望齡(1562-1609)的書齋讀到徐渭的著作,驚嘆不已:「當詩道荒穢之時,獲此奇秘,如魘得醒。兩人躍起,燈影下,讀復叫,叫復讀,僮僕睡者皆驚起。余自是或向人作書,皆首稱文長先生。有來看余者,即出詩與自讀。一時名公巨匠,駸駸知嚮慕云」,並推讚徐渭為「我朝第一詩人」。袁宏道認為徐渭「詩文崛起,一掃近代蕪穢之習」,對晚明追求自由解放有引導性意義。袁宏道逢人便推薦徐渭的著作,大力提倡徐渭留下來的文化遺產,一時坊間出現多種版本的徐渭詩文集;徐渭終於以其常人難及的獨創性,在身後贏得文化階層的認同。清代名畫家鄭板橋,刻「青藤門下走狗」自用章,表達崇拜之情。近代名家齊白石也曾說,恨不得自己早生三百年,以有機會為徐渭理紙、磨墨。

戲曲劇作與理論

  徐渭創作南雜劇《狂鼓吏漁陽三弄》《玉禪師翠鄉一夢》《雌木蘭替父從軍》、《女狀元辭凰得鳳》四種,合稱《四聲猿》。《狂鼓吏》寫禰衡擊鼓罵曹操,痛斥權奸、批判黑世道。《玉禪師》寫月明和尚度化女妓翠柳。質疑宗教權威、信仰價值。《雌木蘭》寫花木蘭代父從軍,《女狀元》寫黃崇嘏女扮男裝應試中狀元。一武一文,或馳騁疆場,或揚名科場,旨在張揚個性,肯定自我。

  有戲曲理論專著《南詞敘錄》。考察南戲的源流,勾勒南戲發展的階段史,說明其風格特色,記載知見的南戲劇目,考釋南戲的術語和劇中的方言。並分析南北曲之別:「聽北曲使人神氣鷹揚,毛髮灑淅,足以作人勇往之志……南曲則紆徐綿渺,流麗婉轉,使人飄飄然喪其所守而不自覺」。戲曲創作主張「本色論」,戲劇的文字語言當從生活出發,塑造人物和劇情的真實感,反對雕琢藻飾。《南詞敘錄》填補了南戲研究史的空白,其中的「南戲劇目」是中國戲曲目錄學不可或缺的一章。

 

徐渭與茶

《煎茶七類》

      徐渭,一生嗜茶、無日不飲茶,與茶終生為伴。他的遺世墨寶《煎茶七類》是茶與書法藝術的結合。《煎茶七類》撰於1575年前後,分為人品、品泉、煎點、嘗茶、茶候(茶宜)、茶侶、茶勛七則,徐渭說〈煎茶七類〉乃盧仝所作,他稍改定之。徐渭還撰有《茶經》一卷,內容以茶事為中心,描寫明代文人名士的生活韻事,惜已不在。

一、人品:煎茶雖微清小雅,然要領其人與茶品相得,故其法每傳於高流大隱、雲霞泉石之輩、魚蝦麋鹿之儔。

二、品泉:山水為上,江水次之、井水又次之。並貴汲多,又貴旋汲,汲多水活,味倍清新,汲久貯陳,味減鮮冽。

三、烹點:烹用活火,候湯眼鱗鱗起,沫浡鼓泛,投茗器中,初入湯少許,候湯茗相浹卻復滿注。頃間,雲腳漸開,浮花浮面,味奏全功矣。蓋古茶用碾屑團餅,味則易出,今葉茶是尚,驟則味虧,過熟則味昏底滯。

四、嘗茶:先滌漱,既乃徐啜,甘津潮舌,孤清自縈,設雜以他果,香、味俱奪。

五、茶宜:涼台靜室,明窗曲几,僧寮、道院,松風竹月,晏坐行吟,清譚把卷。

六、茶侶:翰卿墨客,緇流羽士,逸老散人或軒冕之徒,超然世味也。

七、茶勛:除煩雪滯,滌醒破疾,譚渴書倦,此際策勛,不減淩煙。

品茶環境

      徐渭在《徐文長秘集》中提到品茶環境及高雅的品茗意趣,他說:「宜精舍、宜雲林、宜永晝清娛、宜寒宵兀坐、宜松月下、宜花鳥間、宜清流白雲、宜綠蘚蒼苔、宜素手汲泉、宜紅妝掃雪、宜船頭吹火、宜竹裡飄煙。」好山好水、花香鳥語,或白天、夜晚,或獨處、或知己,只要環境、人物、心情清雅悠閒,都是品茗的好時光。

 

答謝友人贈茶

      徐渭飲的茶多由友人饋贈,每得一茶,欣喜之情溢於言表。徐渭曾寫〈某伯子惠虎丘茗謝之〉,詩云:「虎丘春茗妙烘蒸,七碗何愁不上升。青箬舊封題穀雨,紫砂新罐買宜興。卻從梅月橫三弄,細攪松風灺一燈。合向吳儂彤管說,好將書上玉壺冰。」虎丘茶產于蘇州虎丘山,乃江南名茶;友人惠贈名貴虎丘茶,徐渭秉燭獨飲,細啜品味,欣賞古曲《梅花三弄》,彷彿盧仝飲茶七碗、飄飄欲仙。另一首詩《茗山篇》:「知君元嗜茗,欲傍茗山家。入澗遙嘗水,先春試摘芽。方屏午夢轉,小閣夜香賒。獨啜無人伴,寒梅一樹花。」遙想茶友在山中覓水、採茶、試茶,而自己卻孤獨啜飲,思念之情溢於言表。

茶詞

      徐渭茶詞〈鷓鴣天‧竹爐揚沸火初紅〉:「客來寒夜話頭頻,路滑難沽曲米春。點檢松風湯老嫩,退添些葉火新陳。傾七碗,對三人,須臾梅影上冰輪。他年若更為丹青,添我爐頭倒角巾。」描述主人寒夜為客煮茶、友人們暢敘飲茶的情景;對照屋外冰天雪地,友人們歡聚飲茶的熱烘烘,更顯人情溫暖。(郭淑玲博士)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