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宗昌 / Huang Zongchang

黃宗昌 / Huang Zongchang

1588-1646
小傳

      黃宗昌(1588-1646),山東即墨人。字長倩,號鶴嶺。黃培(孟堅,1604-1669)之叔父。萬曆四十三年(1615)舉人,天啟二年(1622)進士,時年三十五歲。授河北省雄縣令,黃宗昌負才有守,嚴於聽斷。因雄縣臨近京師,魏忠賢的黨羽相當猖獗,他到任後立即將境內橫行不法的閹當一一正法,上下皆敬憚之。後調任河北省清苑縣令。京城附近各縣的官吏,紛紛為魏忠賢建造生祠,獨黃宗昌轄治的清苑縣不建。

彈劾閹黨及周延儒、獨斷懸案

      崇禎改元(1628),宗昌以治行最佳,選授山西道御史。他上表〈糾矯偽疏〉,彈劾魏忠賢的餘孽黃克纘、范濟世等奸黨六十一人。又上表〈糾無行詞臣疏〉,彈劾周延儒「淫嬉無度,欺罔擅行,受賄賣官,貪贓枉法」,適逢皇子出生,周延儒只被罰俸半年,其後他又彈劾禮部尚書溫體仁。崇禎二年(1629)冬,黃宗昌奉旨巡按湖廣。時岷王朱禋洪(?-1628)被校尉彭侍聖和善化王的長子朱企鋀等殺害,事實真相隱而莫白,詔法司及撫按鞫問,一直無法破案。上命中官、駙馬各一人前往會訊。而撫臣以東警入援,宗昌獨決其獄,很快查明案情,懲辦了兇手,同時上疏彈劾四川按察使龔承薦等人怠忽職守之罪。然而上以宗昌不糾正在先,降四級調用。其時周延儒已拜為大學士。黃宗昌因受排擠被降職,約在崇禎三年(1630)回鄉閒居。後被河北清苑任內逋賦之事牽連,在家鄉候訊十年,幸好正逢崇禎帝下令免除積欠的逋賦,終得釋。

出資修建准提庵,著《嶗山志》

      崇禎十四年(1641),臨濟宗傳人慈沾和尚(1588-1672)應黃宗昌邀請來即墨,住錫處就在即墨縣城西北的「准提庵」,是黃宗昌出資與嶗山華嚴寺共同修建的廟宇,也叫後庵廟。直至清代皆香火鼎盛。

      黃宗昌仰慕東漢先賢鄭玄,在康成書院附近修築「玉蕊樓」,潛心著述研習經典。玉蕊樓其原址在嶗山的鐵騎山南,離惜福鎮書院村一公里處。黃宗昌與其長子黃坦(1608-1689)一起,完成了第一部《嶗山志》。順治十四年(1657)顧炎武到即墨與黃培、黃坦相識,為《嶗山志》作序。

破家募兵固守即墨

      崇禎十五年(1642)冬,山東即墨遭清兵圍困。黃宗昌變賣家產充作軍餉,率眾護城。交戰中,次子黃基中流矢死,其妻周氏及三妾郭氏、二劉氏殉,謂之「一門五烈」。黃宗昌忍痛指揮士民繼續戰鬥,即墨得以保全。崇禎十六年(1643),周延儒被賜死,李邦華推薦召用宗昌,未及用而京師陷。崇禎十七年(1644),即墨黃氏的家僕郭爾標與黃大夏等人起義,圍困即墨城,即墨縣令倉皇逃走。黃宗昌召集即墨士紳楊遇吉、楊進吉等人共同抵抗。起義軍圍城四十多天,後來,黃宗昌決定派楊遇吉率騎兵闖出城外,卻引來清兵內外夾擊,起義軍遭鎮壓而失敗。其後家居二年,握髮而卒。

參考資料:

苑秀麗:〈黃宗昌家世與生平考──《嶗山志》系列研究之二〉,《東方論壇》20 10年第6期。

《石匱書後集列傳‧黃宗昌》

延伸閱讀:

保衛即墨和詩禮傳家的黃氏一門

繼續閱讀
  • 《宗昌》
    《宗昌》
    出處:《上崇禎皇帝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