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是龍 / Mo Shilong

莫是龍 / Mo Shilong

1537-1587
  • 稱號:松江書派代表、董其昌的前輩
小傳

      莫是龍(1537-1587),上海松江人。字雲卿,改字廷韓,號秋水,又號後明。明代詩文作家、著名書畫家,善草書。莫如忠長子,董其昌的老師。

      莫是龍秉承家學,十歲工詩文,有聖童之稱。十四歲即補博士弟子員。隆慶元年(1567),與梁辰魚、殷都等在金陵結「鷺峰詩社」。萬曆元年(1573)至金陵校書。萬曆十年(1582)赴北京科考,履試不售,以貢生終身,在北京著《筆塵》一卷。萬曆十三年(1585)再次入京,與人考辨燈市所鬻古畫。

松江畫派第一代畫家

      莫是龍喜藏書,得其外祖父常熟楊儀(1488-1560?)七檜山房萬卷樓所藏,儲於城南精舍。嗜弈,終夜不倦。詩宗唐人;古文出入韓、柳;書法以鍾、王及米芾為師;山水畫學黃公望,揮染時,神注意足,氣韻尤別。有才情,風姿玉立。尤妙於書法,嘗作〈送春賦〉,手自繕寫,詞翰清麗,皇甫汸(1505-1584)、王世貞(1526-1590)皆激賞之。莫是龍及張文柱,皆翩翩佳公子,是「青溪社」中最傑出者。由於未能躋身仕途,他的政治地位遠遠不及董其昌,在書畫史上似乎也未受到應有的重視。其實他是松江畫派的第一代畫家,董其昌、陳繼儒等人則是後起之輩。莫是龍對松江畫派的形成和發展厥功至偉。最先樹立山水畫「南北宗論」的畫派理論,為松江畫派創始人之一。

      著有《石秀齋集》十卷、《畫說》一卷。有《莫廷韓遺稿》。所輯有《崇蘭館續帖》。

引領松江細木傢俱風潮

嘉萬時松江人范濂在《雲間據目抄》中,記載了黃花梨等硬木家具的使用情況:

細木傢伙,如書桌禪椅之類,余少年曾不一見。民間止用銀杏金漆方桌。自莫廷韓與顧、宋兩家公子,用細木數件,亦從吳門購之。隆、萬以來,雖奴隸快甲之家,皆用細器,而徽之小木匠,爭列肆於郡治中,即嫁妝雜器,俱屬之矣。紈袴豪奢,又以椐木不足貴,凡床櫥幾棹,皆用花梨、癭木、烏木、相思木與黃楊木,極其貴巧,動費萬錢,亦俗之一靡也。

「莫廷韓與顧、宋兩家公子」,莫廷韓即莫是龍;顧、宋兩家公子中,顧當指顧正誼或起子侄,宋概指宋旭、宋懋晉。

莫是龍與茶

讀書品茗之至樂人生

    莫是龍,江南名士、藏書家,每得一書,如添一良友,每當梅花開,焚香點茶,開內典素書誦讀。他在著作《筆麈》云:「人生最樂事,無如寒夜讀書,擁爐秉燭,兀然孤寂清思,徹人肌骨。坐久佐以一甌茗,神氣益佳…」秉燭夜讀,佐以溫熱茗茶,精神益佳,徹夜臨帖寫字、鼓琴,人生至樂,夫復何求!

 

賓朋滿座、焚香煮茗

    莫是龍生活多姿多彩,文人盛伯靈、張瑞之、徐文卿、陳則明、袁微之等,皆為至交。李紹文描寫莫是龍說:「性豪舉,賓朋恆滿座。嗜奕,兩不相下,繼之以夜。相知雅客,邀公談敘,焚香煮茗,輒亹亹忘歸。且書且畫,筆不自休…」為人個性豪邁,常賓朋滿座;喜歡下棋,相持不下時會徹夜對奕;與友敘談、焚香品茗,大家樂而忘返。莫是龍也曾與沈周南等文友夜集小雅堂,出示米芾靈璧石,焚香煮茗,各賦詩;詩成之時,月滿西樓,客人徐步月歸,而他仍獨坐煮惠泉邊,撿案頭書翻檢,興致而書道:「人生各有嗜好,皆痴也。而樂此不為疲。」樂此不疲的寫字作畫,莫是龍過著詩意的藝術人生。

 

相見具杯茶

    莫是龍在《筆塵》中說:「肥甘可省、蔬食可樂,獨酒不聖則神理多惡、茗不精則腥膻不化,每赴招,攜酒茗不備,即九鼎八珍之饌皆為長物。」莫是龍崇尚天然,喜蔬食、不喜肥甘珍饌,他認為酒不好則神理混亂,茶不夠好則不能化解腥膻,所以赴宴都自備好酒、好茶。他有首詩寫道:「有約坐殘夜,幽庭深落花。客來多叩月,人語忽驚鴉。倚杖吟秋色,更衣怯露華。老僧情不淺,相見具杯茶。」一杯茶、兩人相見,夜深人靜、秋色淒清,茶煙一縷、默然忘機。(郭淑玲博士)

繼續閱讀
  • 《雲卿氏》
    《雲卿氏》
    出處:《游九峰記》
  • 《東吳葫蘆中人》
    《東吳葫蘆中人》
    出處:《游九峰記》
  • 《飛雲閣》
    《飛雲閣》
    出處:《王羲之與謝萬書卷》
  • 《莫雲卿印》
    《莫雲卿印》
    出處:《王羲之與謝萬書卷》
  • 《莫氏廷韓》
    《莫氏廷韓》
    出處:《王羲之與謝萬書卷》
  • 《雲卿父》
    《雲卿父》
    出處 : 《與董原正書》
  • 《莫是龍印》
    《莫是龍印》
    出處 : 《與董原正書》
  • 《兼(袁守謙)》
    《兼(袁守謙)》
    出處 : 《與董原正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