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賜履 / Xiong Cilu

熊賜履 / Xiong Cilu

1637-1709
小傳

字敬修,一字青岳,號素九,別號愚齋,湖北孝感人,祖籍江西南昌,明末清初理學名家,官至東閣大學士兼吏部尚書。以康熙皇帝老師的名義,曾經拉攏過顧炎武,有書簡往來。

孝感熊氏為望族。父熊祚延是明末生員,曾組織團練,不屈而死。張獻忠入湖廣時,熊賜履家中數十口被殺,熊賜履隨母活命。

順治十五年(1658)會試七名,熊賜履中式三甲進士,選為庶吉士,散館授檢討。歷任國子監司業、弘文院侍讀,康熙七年(1668)官秘書院侍讀學士。康熙十四年(1675),以熊賜履「素有才能,居官清慎」,升武英殿大學士。康熙十五年(1676),因內閣票擬嚼簽案回籍,後寓居江寧(今南京)清涼台,在家閒居十餘年,與畢嘉密切來往。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召任禮部尚書。時人謂「以王佐之才,為聖天子輔,啟心沃心,興起鴻業,天下莫不想望其風采。」

熊賜履師宗程朱理學,提倡「非《六經》、《語》、《孟》之書不得讀,非濂、洛、關、閩之學不得講。」抨擊王守仁之「心學」,認為「陽明之於聖學,只是胡說亂道而已。」。康熙帝曾說:「許三禮、湯斌、李光地俱言王守仁道學,熊賜履惟宗朱熹,伊等學問不同」。熊賜履曾攻擊李光地「不識一字,皆剽竊他人議論」。而李光地則說熊賜履「不講學問,但以明末門戶人語說過」。康熙帝對漢臣之間互相傾軋不滿,說:「許三禮參徐乾学薦舉熊賜履,往者皆言熊賜履不好,今見朕起用熊,又言熊賜履好……熊賜履所作《日講四書解義》甚佳,湯斌又謂不然。以此觀之,漢人行徑殊為可恥。」

康熙四十年(1701),康熙帝與太子之間的矛盾日益尖銳,熊賜履多次請求解任。康熙四十二年四月,再上疏請求離任,帝許其以原官解任,但仍令食俸。康熙四十八年九月初二日,江寧織造曹寅奏報熊賜履病故,稱其「於八月二十八日未時病故」。兩江總督噶禮前往弔唁,「見其家窮,故以奴才盤川銀與之,以資喪事」。康熙六十年,聖祖追懷故人,稱:「每念舊勞,不忘於心」。著有《經義齋集》、《學統》、《閒道錄》,《學規》等。有子三人,熊志伊、熊志契、熊志夔。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