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式耜 / Qu	Shisi

瞿式耜 / Qu Shisi

1590-1651
小傳

      瞿式耜(1590-1651),江蘇常熟人,字起田,號稼軒。萬曆四十四年(1616)中進士,時年二十六歲。萬曆四十六年(1618)任江西永豐知縣,政尚寛仁,捐資建尊經閣、三元堂,修復恩江書院,刊印《龍華彙雋》若干卷。嘗署吉水,亦多善政。崇禎朝時,官至戶科給事中,屢上奏疏,扶持正氣,觸犯當權被貶。

  崇禎十七年(1644),李自成攻克北京,福王立南京,瞿式耜出任應天府丞,旋擢為右僉都御史,巡撫廣西。翌年,瞿式耜抵梧州,時南京已破,魯王監國於紹興,唐王稱號於福建,靖江王亦於稍後監國於桂林。瞿式耜認為當立者應為桂王,故與丁魁楚等合力擒靖江王,亦不入閩就唐王封職。第二年(1646),唐王殉國,桂王立於肇慶,瞿式耜進吏部右侍郎。

  不久,清兵破贛州,瞿式耜留肇慶。明年(1647),改元永曆,清兵陷肇慶,乃走梧州,旋護帝至桂林,升任兵部尚書。瞿式耜曾自澳門借得三百名葡萄牙僱傭軍,以及最先進的火砲數門,三次擊退清軍進攻,收復失地甚多,桂林亦因此得以久守。後封臨桂伯。

  永曆四年(1650),清軍將領孔有德(?-1652)攻破桂林,瞿式耜被俘,囚於風洞山,作《浩氣吟》。孔有德厚禮勸誘,不降,四十二天後,與張同敞(?-1650)一同就義。永曆追諡文忠,乾隆追諡忠宣。

與錢謙益終生維繫師生之誼

  萬曆三十二年(1604),東林書院創辦,錢謙益前往學習,師從顧憲成、高攀龍等人。錢謙益二十四歲時,同縣的瞿式耜從學(時年十八歲),並與錢謙益終生維持師生關係。錢謙益稱他「我稼軒」(稼軒為瞿式耜之號),所撰〈送瞿起田令永豐序〉稱瞿式耜:「其游吾門,奉手摳衣,視僮子時,慊慊不改,可謂吉士矣。」瞿式耜投身抗清運動後,錢謙益始終全力支持。順治六年(1649),錢謙益曾致書瞿式耜,以「楸秤三局」作比喻,痛陳天下形勢,並報告江南清軍將領動態及可能爭取反正的部隊。瞿式耜得書後,上奏桂王,表達錢謙益「身在虜中,未嘗須臾不念本朝,而規劃形勢,了如指掌,綽有成算」、「忠軀義感溢於楮墨之間」。

信奉天主教

  天啟三年(1623)瞿式耜丁父憂返鄉,從弟瞿式穀邀請西洋教士艾儒略(JulesAleni)至常熟開教,瞿式耜受洗入教,取名多默(Thomas)。受洗後在宅門外張貼「僧道無緣」的字條,又以耶穌聖號代替一切偶像。瞿式耜曾為艾儒略《性學觕述》作序,又曾上〈講求火器疏〉,建議朝廷重用天主教教友徐光啟、李之藻、孫元化。

以瞿式耜為主角的劇作

  瞿式耜生平事蹟彪炳史冊,採以為主人公的古典劇作有:

(一)《浩氣吟》,清康熙間王抃(1628-1702)撰,佚。王士禎《漁洋詩話》著錄,稱此劇是「詞曲之董狐」,推估其劇情接近史實,人物忠奸判然有別。

(二)《鶴歸來》,瞿式耜的六世族孫瞿頡(1744-1818)撰此劇紀念先祖,作者〈自序〉提到此劇是參考《浩氣吟》,恢復人物真名,核定史實,改寫而成。情節線有兩條,一條演述瞿式耜留守桂林,道士松仙的徒弟楊萟,以松仙錦囊襄助瞿式耜,另一線敘其孫瞿昌文由常熟前往桂林尋祖。最終,瞿式耜守城失敗,不屈殉國,楊萟為其收屍,瞿昌文迎祖父屍骸歸鄉。歸鄉當日,瞿家牌坊前雙鶴飛翔,交頸悲鳴,故名《鶴歸來》。 

(三)《桂林雪》,薛冬樹撰。據況周頤《餐櫻廡隨筆》記載:「江蘇高郵人薛冬樹曾有《桂林雪》一劇,演明臣瞿、張二公殉國事」。惜相關資訊極少,作者、作品情況無從考證。

(四)《風洞山傳奇》,曲學大師吳梅(1844-1939)撰。主線寫瞿式耜及弟子張同敞抵抗清軍,國破人亡。副線是虛構的人物,寫滇將之子王開宇和糧台之女于紺珠的婚姻悲劇。此劇仿《浣紗記》《桃花扇》,國恨家愁兩線交織。作者虛構副線寫男女婚姻,是為了展現鎮守嚴關的滇營三將之間的私怨,嚴關是桂林的屏障,而鎮守嚴關的滇營三將,趙、王兩家為了兒女婚事互相攻訐,大起爭端,故予敵人可乘之機。這是作者對桂林失陷甚至是南明敗亡的反思。

繼續閱讀
  • 《曾藏丁輔之處》
    《曾藏丁輔之處》
    出處 :《與某人書》
  • 《東孚經眼》
    《東孚經眼》
    出處 :《與某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