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漁 / Li Yu

李漁 / Li Yu

1611-1680
  • 稱號:《閒情偶寄》‧ 中國人的美學指南
小傳

      李漁(1611-1680),浙江金華人。原名仙侶,字謫凡,號天徒;中年改名為李漁,字笠鴻,一字笠翁,別署覺世稗官、笠道人、隨庵主人、新亭樵客、湖上笠翁等。

  李漁出生於醫藥兼營的商人家庭,少時家境富裕。他自幼聰慧,人譽為「五經童子」。崇禎八年(1635),二十五歲中舉。清軍入關後,李漁避居山林,不入官場。改朝易代,時局動盪,囿于生計,李漁決定著書謀生。清順治八年(1651 )舉家移居杭州,開始其戲曲、小說的創作生涯。十多年間,先後寫出《風箏誤》、《憐香伴》、《意中緣》等劇作以及《十二樓》等小說,娛樂性強,廣受大眾喜愛,他的聲名遠播,「天下婦人孺子,無不知有湖上笠翁」。

      隨著聲名的傳播和作品的暢銷,開始有不肖書商翻刻他的書,大大影響其經濟收益。不得已之下,李漁在清康熙元年(1662)舉家搬到翻刻之風最盛的南京,開設芥子園書鋪,經營出版業。除了刊刻他自己的作品之外,也賣《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等暢銷書。與此同時,他組建家班,自編自導,奔走於富紳顯貴之家,以藝搏食。李漁編的劇本新意迭出,教戲導戲劉新舞台效果,家伶「喬姬」、「王姬」演技超卓,故其家班廣受顯貴富豪歡迎,名聞遐邇。然而好景不長,隨著喬姬、王姬兩位台柱去世,家班只好停班解散。李漁晚年又闔家遷回杭州,貧病而終。

  李漁是十七世紀通俗文化大師,在書畫、戲曲、小說、文藝批評、生活美感、出版等方面,都有成果。 

文化生活實用專著《閒情偶寄》

  李漁不僅是士人、作家、編劇、書商、導演,更是生活藝術家。撰《閒情偶寄》十六卷,論述生活意趣,網羅梳妝打扮、園林構建,家具珍玩、保健養生,蒔花種草、烹調飲饌、戲曲創作、藝人教習等各式題材,理論和應用並重。此書對食衣住行都有獨特見解,內容鉅細靡遺,如卷四《居室部》有「茶具」一節,專講茶具的選擇和茶的收藏,甚至具體說到壺嘴製作。 

李漁的劇作和戲曲理論

  李漁劇作有《風箏誤》《巧團圓》《鳳求凰》等十種,合稱《笠翁十種曲》。

  傳統戲曲的特質之一是程式性,情節走向,體制架構,乃至詞彙用語都有固定套式。李漁認為戲曲小說是用來傳遞歡樂,「一夫不笑是吾憂」,創作的目的在於娛樂性。其劇作共同的特色是,立基於人倫常理,在日常生活中,翻出新奇、製造趣味;取材耳目之前,運用不同的角度或敘述方式,達到新奇有趣的效果,製造娛樂感。高奕《新傳奇品》稱讚其劇作如「桃源笑傲,別有天地」。

  李漁的戲曲理論見諸《閒情偶寄》的〈詞曲部〉〈演習部〉。李漁帶著自己的家班四處獻藝,他的戲曲理論立基於雄厚的劇場經驗,深入討論「如何創作劇本、戲劇演出論、演員的養成」。劇本結構要有主腦,謀篇布局要有整體性,曲詞、音律、賓白(戲曲中人物的內心獨白和對話)等文學特性也都考慮到實際劇場效果。演出要挑選冷熱相宜、節奏有張有弛的劇本,才能長時間抓住觀眾注意力,演出時要添加新元素,變舊為新。戲曲教師要讀書明理,知音識曲,教導演員解明曲意,演員才能精確詮釋劇作的內涵。李漁的劇論結合創作與演出,將歷來以填詞為綱的曲論架構,導向開放、廣闊,以舞台效果為依歸的方向。

李漁與「芥子園」

      康熙元年(1662),李漁由杭州移家金陵,於金陵著書立說、刻印圖書、編排戲曲先約二十年。起初居住於金陵閘舊居,在今南京夫子廟一帶。後來於城東南隅營建「芥子園」,並於其間設「芥子園書坊」。李漁說:「此予金陵之別業也。地止一丘,故名『芥子』,狀其微也。往來諸公,見其稍見丘壑,謂取『芥子納須彌』之意,其然豈其然乎?」

      李漁為文人造園家,曾為自己建造「伊園」、「芥子園」、「層園」三處園林宅第。芥子園的營建工程約在康熙六年(1667)左右開始,隔年落成,定名於康熙八年(1669)夏季,時任禮部尚書的龔鼎孳(1615-1673)為書題額「芥子園」。園中凡門扇窗牖、扁額對聯,皆獨出新意,即起居服用之物,亦多異尋常,其制度備載所著《閒情偶記》中。

康熙十六年(1677),李漁移家西湖,金陵別業售予他人,芥子園由籌劃營建至售賣約莫十年光景。康熙四十年(1701),王概(安節,1645-1707)撰《芥子園畫傳二集合編序》云:「今忽忽歷卅餘稔,翁既溘逝,芥子園業三易主,而是篇遐邇爭購如故,即芥子園如故。信哉!書從人傳,人傳而地與俱傳。」

李漁與茶

戲曲、小說、小品文皆入茶

      李漁戲曲作品《明珠記‧煎茶》之劇情中,有三十多名宮女去皇陵祭掃,途經長樂驛。該驛站的驛官叫王仙客,聽說他的未婚妻亦在宮女之列,便喬裝打扮,化裝成煎茶女子,打探消息。王仙客坐擁茶爐煎茶,待機而行,恰逢其未婚妻要吃茶,他便趁機見到其未婚妻一面。「煎茶」和「吃茶」成了劇情發展的重要線索,「茶」成為了促進王仙客和其未婚妻情感的重要媒介。

      李漁小說《奪錦樓》第一回「生二女連吃四家茶,娶雙妻反合孤鸞命」。說的是漁行老闆錢小江與妻子邊氏有兩個極為標緻的女兒,可是夫妻倆卻像仇敵一般。錢小江自作主張把女兒許配給人;邊氏則想另招女婿,不告知丈夫。兩人各自瞞天過海,導致兩個女兒吃了四家的「茶」。「吃茶」,就是指女子受了聘禮。明代開始,娶妻多用茶為聘禮,所以,女子吃了「茶」,就算是定了親。

茶壺形制之研究

  李漁在《閒情偶寄》中,記述了不少的品茶經驗。其卷四「居室部」中有「茶具」一節,專講茶具的選擇和茶的貯藏。他認為泡茶器具中以陽羨砂壺最妙,但對當時人們過於寶愛紫砂壺,而使之脫離了盛裝茶飲的實用性,感到不以為然。他認為:「置物但取其適用,何必幽渺其說。」

  李漁對茶壺的形制與實用的關係,做過仔細的研究:

凡制茗壺,其嘴務直,購者亦然,一幽便可憂,再幽則稱棄物矣。蓋貯茶之物與貯酒不同,酒無渣滓,一斟即出,其嘴之曲直可以不論。茶則有體之物也,星星之葉,入水即成大片,斟瀉之時,纖毫入嘴,則塞而不流。啜茗快事,斟之不出,大覺悶人。直則保無是患矣,即有時閉塞,亦可疏通,不似武夷九曲之難力導也。

參考資料:茶禮儀網

史文娟:〈清初李漁南京宅園考〉,《建築師》,2016年6月,頁80-89。

繼續閱讀
  • 《湖上李漁》
    《湖上李漁》
    出處 :《評李昇畫品扇面》
  • 《侗雲敬觀》
    《侗雲敬觀》
    出處 : 《評李昇畫品扇面》
  • 《飛泉》
    《飛泉》
    出處 : 《評李昇畫品扇面》
  • 《笠翁》
    《笠翁》
    出處 : 《煙光雲景》
  • 《笠翁》
    《笠翁》
    出處 : 《溪山讀書圖軸》
  • 《李漁》
    《李漁》
    出處 : 《溪山讀書圖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