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媚 / Gu Mei

顧媚 / Gu Mei

1619-1664
小傳

      顧媚(1619-1664),江蘇南京人。一作顧眉,字眉生、梅生,一字眉莊,號橫波、智珠、善材君,原為秦淮著名歌妓。

秦淮眉樓最富盛名

     晚明南京的秦淮河畔,是士子爭取功名時抒發鬱結的溫柔鄉,也是報國之士雲湧群集暢談時政的大舞台。當時在南京的青樓中,顧媚所居的「眉樓」最富盛名。 

      顧媚居住的「眉樓」,當時被戲稱「迷樓」,來訪的文人無不被她迷得神魂顛倒。被邀請到眉樓儼然成為一種風雅的標誌,訪者也被賦予「眉樓客」的雅號。在秦淮八艷中,顧媚的性格與柳如是較為接近,都以豪邁激昂任性嫉俗著稱,頗富男子氣慨。人們稱她「眉兄」,正如柳如是自稱「弟」一樣。

嫁龔鼎孳為妾,封誥命「一品夫人」

      以顧媚的絕艷丰姿,身邊不乏追求者,但論及婚嫁總不能當兒戲,直到崇禎十五年(1642),「合肥才子」龔鼎孳來到眉樓,顧媚因此展開了一段不同的人生。龔鼎孳十八歲就考上進士,遇到顧媚之前,在湖北當了七年的縣令,頗有治績,但也只是個七品小官。與顧媚定情時,龔鼎孳更上層樓,入京任兵科給事中,年輕氣盛亟欲一展抱負,因此頻頻上疏彈劾權臣,名聲轟動京城。顧媚北上與龔鼎孳團聚,路程固然艱辛,但也總算脫離了秦淮的歡場生涯。無奈的是,國家正值存亡關頭,臣民也面對一連串磨難。龔鼎孳先降大順,後降大清,心中的糾結煎熬可想而知。

      龔鼎孳入仕清朝後,生活環境相對穩定了。夫婦二人熱心提拔後進,接濟友人子弟,不惜耗盡資產,因此得到大家的敬重。他們在家中庇護不少遺民,有些人甚至住上十幾年;有人無力喪葬,他們不僅出錢出力,還代為撫養子女。顧媚去世後,龔鼎孳回憶往昔朋友有難時,顧媚總是義不容辭全力支助排解困難,不禁感嘆夫妻合力的日子已不再。

營救閻爾梅、援助朱彝尊

      顧媚富俠氣,她的義舉可從兩件事看出。一是她曾拯救被清廷通緝的遺民閻爾梅,將他藏匿在北京的畫樓中,使他幸免於難。此外,著名學者朱彝尊在最潦倒時,顧媚因欣賞他的才學,曾以私蓄支助他。

      龔鼎孳在順治朝的官場上並不順遂,直到康熙三年(1664)五十歲時才升刑部尚書,達到生涯高峰。不幸的是,顧媚也在這一年以四十六歲之齡病逝,哀悼的車乘有數百之多,可謂備極哀榮。龔鼎孳將其遺體移回合肥老家安葬,秦淮著名的說書人柳敬亭、曾被顧媚相救的閻爾梅,都遠道而來參加祭禮。

      她工詩善畫與音律,詩詞清麗幽婉,頗具唐宋風格。尤其擅畫蘭,能出己意,直追馬守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