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媚 / Gu Mei

顧媚 / Gu Mei

1619-1664
  • 稱號:情定龔鼎孳,拯救閻爾梅,支助朱彝尊
小傳

      顧媚(1619-1664),江蘇南京人。一作顧眉、顧湄,字眉生、梅生,一字眉莊,號橫波、智珠、善材君。明末秦淮八艷之一。

  論才藝,余懷《板橋雜記》描述顧媚:「莊研靚雅,風度超群。鬢髮如雲,桃花滿面。弓彎纖小,腰支輕亞。通文史,善畫蘭,追步馬守真,而姿容勝之。時人推為南曲第一」。顧媚有過人的外貌與氣質,更是才藝精擅之人,最知名的才藝是繪畫,尤其擅畫蘭。范文光(?-1652)〈望江東‧贈金陵顧妓‧後記〉記載顧媚「每對客揮毫,頃刻立就」,她經常當眾揮毫,博得注目:「每當揮毫伸紙,其眼光影與筆墨之氣,兩相浮動」。其次,顧媚會詩文創作「凡文人墨客之聚,必姬與俱。而姬亦雅意自托,思與諸才人伍,每有文酒會,必流連不肯去」。第三,顧媚擅長戲曲,尤其擅長南曲,被推崇為第一。當時青樓諸豔有不少人擅長戲曲,張岱《陶庵夢憶》記載:「南曲中,妓以串戲為韻事,性命以之。楊元、楊能、顧眉生、李十、董白以戲名」。顧媚曾串演《周羽教子尋親記》,飾演男主角周羽。有一次余懷幫助顧媚,「眉娘甚德余,於桐城方瞿庵堂中,願登場演劇,為余壽」,顧媚願意公開演戲回報。

  論性格,顧媚頗具文士風範,喜作男裝。文士龔鼎孳(1616-1673)第一次見到顧媚時,她就是著男裝:

曉窗染研注花名,淡掃胭脂玉案清。

畫黛練裙都不屑,綉簾開處一書生。

當時有文有如陳梁稱她「眉兄」,有如慷慨自任的名妓柳如是自稱「弟」。他們的交往是平等的,超越了男女之間的社會界限和性別界限。

秦淮青樓最富盛名的空間──眉樓

  晚明南京的秦淮河畔,是士人爭取功名時抒發鬱結的溫柔鄉,也是報國之士雲湧群集暢談時政的大舞臺。這裡商賈雲集、妓家如林,其中最富盛名的是顧媚的「眉樓」。眉樓設於秦淮河畔桃葉渡口,南京最為繁華之地,顧媚在此接待四方賓客。其佈置陳設:

綺窗繡簾,牙籤玉軸,堆列几案,瑤琴錦瑟,陳設左右,香煙繚繞,檐馬丁當。

  書籍、字畫、樂器,一派雅潔素靜,儼然是文人生活空間,文士名妓在此作畫寫詩,各色表演藝術家也在此獻藝:「曲中狎客 則有張卯官笛,張魁官簫,管五官管子,吳章甫弦索,錢仲文打十番鼓,丁繼之、張燕筑、沈元甫、王公遠、朱維章串戲, 柳敬亭說書。或集於二李家,或集於眉樓,每集必費百金,此亦銷金之窟也」。文人雅士到此無不性靈搖盪,眉樓因而被戲稱為「迷樓」;造訪眉樓在當時是風雅的標誌,被賦予「眉樓客」的雅號。

顧媚的貴人:陳梁

  風月場所同時也是是非之地,曾有傖父、浪子刁難糾纏顧媚,她對風花雪月的樂籍生活有清醒的認識。好友陳梁致書顧媚,勸她「早脫風塵,速尋道伴」言詞至為懇切。於是顧媚開始考慮脫離娼門,擇人而嫁,最終,選擇了兵部任職的龔鼎孳。余懷在《板橋雜記》中評論此事說道:「(顧媚)誠以驚弓之鳥,遽為透網之鱗也!」意指陳梁的建議拯救了顧媚的性命。

  龔鼎孳生於世宦家庭,崇禎七年(1634)進士,因拒敵守縣有功,崇禎十四年(1641)以“大計卓異”行取入京,授兵科給事中。崇頓十五(1642)年奉命南下公幹,在金陵逗留期間結識了顧媚。顧媚被襲鼎孳的才華、人品及似錦仕途吸引,兩人遂定情。崇頓十六(1643)龔鼎孳納顧為妾,顧改姓徐,字智珠,號橫波。龔頗以清流自命,屢屢上疏言事,彈劾權臣,觸怒皇帝,身陷政治風暴。再者,朝廷正值存亡關頭,先是李自成破京,後有清軍建立政權。龔鼎孳先降大順,後降大清。顧媚和他互相扶持,兩人從文人名妓的浪漫情感,淬煉成患難夫妻的生死情深。

  龔鼎孳的原配童氏夫人,明朝時榮獲兩次封誥。易代後,童夫人沒有隨夫進京,一直住在合肥老家。清廷要封龔鼎孳夫人一品誥命,童夫人寫信給龔鼎孳說:「我經兩受明封,以後本朝恩典,讓顧太太(顧媚)可也」。於是顧媚受封為一品夫人。

俠骨義腸

  顧媚富俠氣,朋友有難總是全力資助排解,余懷《板橋雜記》中說:「尚書豪雄蓋代,視金玉如泥沙糞土,得眉娘佐之,益輕財,好憐才下士,名譽勝於往時」。顧媚曾拯救被清廷通緝的遺民閻爾梅,匿之側室,使之倖免於難;著名學者朱彝尊潦倒之時,顧媚也以私蓄資助。夫婦二人俠骨義腸,紀映鐘、杜濬、陶汝慕在龔鼎孳家一住十年;王子雲歿後頻不能葬,他們不僅出錢出力,還代為撫養子女。

  龔鼎孳在順治朝的官場上並不順遂,直到康熙三年(1664)五十歲時才升刑部尚書,達到生涯高峰。不幸的是,顧媚也在這一年以四十六歲之齡病逝,哀悼的車乘有數百之多,可謂備極哀榮。龔鼎孳將其遺體移回合肥老家安葬,著名的說書人柳敬亭、曾被顧媚相救的閻爾梅,都遠道而來參加祭禮。

繼續閱讀
  • 《白門小眉》
    《白門小眉》
    出處:《蘭花圖立軸》
  • 《洽》
    《洽》
    出處:《蘭花圖立軸》
  • 《顧湄》
    《顧湄》
    出處:《蘭花圖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