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彪佳 / Qi Biaojia

祁彪佳 / Qi Biaojia

1602-1645
小傳

      祁彪佳(1603-1645),浙江紹興人。字虎子,一字幼文,又字宏吉,號世培,別號遠山堂主人。祁承爜(1523-1628)之第四子,五歲時就能記誦中國古代帝王名,人稱神童。萬曆四十六年(1618)中舉人,天啟二年(1622)進士,時年二十歲。授興化府推官。彪佳治事,決斷精明,官民皆畏服。崇禎四年(1631)起為右僉都御史,疏陳朝廷賞罰之要及民間十四大苦。崇禎六年(1633),巡按蘇、松諸府,所至延問父老,察訪民情。首輔周延儒家在宜興,其子弟家人橫行鄉里。彪佳依法治罪,毫不恂私情。延儒恨之,彪佳竟被降俸,遂以侍養為名告歸鄉里。 

編輯《救荒全書》提出活民之術 

  崇禎十四年(1641),祁彪佳正在鄉中為母親守孝,同時與劉宗周等人組織地方講會「證人社」。接連兩年,紹興府災荒不斷,祁彪佳與地方官員商議借調錢糧,平抑米價以賑濟災民。此外,他還開設藥局,聘請醫生為災民診治;處理屍體、收養棄嬰。祁彪佳把這些救荒的經驗集結為《古今救荒全書》。崇禎十五年(1642),祁彪佳被召為河南道御史,後乞休,不允。崇禎十七年(1644)便道歸家,聞北京淪陷,謁福王於南京,遷大理寺丞,旋擢右僉都御史巡撫江南。潞王立任兵部侍郎,總督蘇松。順治二年(1645),清兵攻陷南京,祁彪佳投水自盡。 

  彪佳生而英特,丰姿絕人。其妻商景蘭(1605-1676),乃明吏部尚書商周祚(1577-?)之女,能書善畫,德才兼備,祁、商作配,鄉里有金童玉女之稱。祁彪佳殉國後,景蘭深明大義,挑起持家及教子的重任。二子祁理孫(1627-1687)、祁班孫(1633-1674),女祁德瓊(1628-1662)、祁德淵、祁德茝(1628-1661)及兒媳張德蕙、朱德蓉,俱以詩名。

祁氏三代藏書

     祁彪佳生長於藏書之家,自幼親熟書籍語文,父親祁承㸁澹生堂藏書甲於浙中,有六千七百餘種,八萬五千六百餘卷,與會稽鈕氏的世學樓、寧波范氏的天一閣齊名,是晚明重要的藏書家。祁承㸁除為藏書編纂成《澹生堂書目》,且制定《澹生堂藏書約》,分《讀書訓》、《聚書訓》、《購書訓》、《鑒書訓》等,對圖書的採訪、分編、典藏和閱讀作周詳的闡述,為中國最早的藏書理論。

      祁彪佳繼承此一癖好,也勤於蒐羅、護持文獻,借用鄭樵論求書之道有八之說,在寓山園林中建八求樓以藏書,《寓山注.八求樓》自云:「自吳中乞身歸,計得書三萬一千五百卷,庋置豐庄之後樓,鎮日摩挲,亦僅得我先君子購書聚書之似而已!」自謙不能讀書,期望必有好學者為子孫,能繼承父志,傳習家學。全祖望《鮚埼亭集.曠亭記》中稱祁氏藏書「以朱紅小榻數十張,頓放縹碧諸函,牙籤如玉,風過有聲鏗然。」可以想見裝幀精雅講究,整書井然有序。

      彪佳之子祁理孫在易代後不入仕途,在父親基礎上建立藏書樓,並編有《奕慶藏書樓書目》,以叢書立部稱為「四部匯」,與經史子集共成五部,屬圖書分類法上的首創。

 

祁彪佳的園林實踐

    祁彪佳自幼讀書密園,密園為父親祁承㸁在萬曆年間所創建,由密閣、夷軒、淡生堂始,逐步擴建,並有〈密園前後記〉及〈行園略〉等文字記錄造園心得。彪佳曾經如此評論:「曠亭一帶以石勝,紫芝軒一帶以水勝,快讀齋一帶以幽邃勝,蔗境一帶以軒敞勝。」

    寓山則是祁彪佳在崇禎八年返回山陰後開闢的園林,寓山原為鑑湖邊荒野小山,彪佳通過持續性的建設和維護,創建出數十處具有結構性的分景,園中竹木交蔭,水石涵潤,逐漸成為越中極具代表性的勝景。彪佳為其中四十九景一一撰寫小記,稱為《寓山注》,筆觸清雅深隽,可謂晚明園林小品的代表。並由此邀請各地文友交遊唱和,逐漸擴編為體類豐富的《寓山志》。

      園林作為半開放性空間,寓山一方面是家的延伸,他和夫人商景蘭常入山讀書、會客,也一起種植花木;一方面也成為文學性或宗教性活動集會之地,舉行詩社、放生社等;春秋佳日更成為越中士女郊遊賞景的去處。

      寓山包括生產園區:豳圃與豐莊,也反映了彪佳幹練務實的性格。寓山園林支持了他鄉居期間投入地方救荒贍濟工作,易代之際也提供友人安家避難之所。當清兵南下,以書幣徵聘彪佳,寓山也成為他沉水殉節的實踐場域。(曹淑娟教授)

祁彪佳與戲曲

  祁彪佳父親有澹生堂藏書樓,富藏詞曲,祁彪佳又是個好戲之人,他結合家藏和興趣,繼承前代的品評傳統,撰戲曲論著《遠山堂劇品》和《遠山堂曲品》。《劇品》論述雜劇,《曲品》主論南戲/傳奇(聲腔劇種包含崑腔及民間盛演的弋陽等雜調)。兩書都按照「妙、雅、逸、豔、能、具」六品級排列,品評劇本結構,音律詞采,筆力境界,藝術風格,舞台魅力,展示戲曲的藝術價值。

  祁彪佳的日記《祁忠敏公日記》大量記載其觀劇資訊,包含觀劇緣由、地點、劇碼、次數、聲腔、表演形式,晚明文人對戲曲活動的熱衷以及江南地區戲曲演出盛況,此書一臠可概全鼎。

  祁彪佳劇作有《玉節記》、《牛秀才周秦行記》二種;前者演蘇武故事,後者本唐人傳奇《周秦行記》牛僧孺故事。

  祁氏家族有戲曲家班,根據林芷瑩教授研究祁氏家族相關尺牘,祁氏家班肇始於彪佳之長兄麟佳,時間約在崇禎二年(1629)前後。組班前很早就置辨了精美戲服、行頭,接著挑選優人「合班」,而其部分成員來自另一大誕戶人家,可見籌組之熱情。祁氏家族的優伶在娛親、敬神、祝壽、舉鄉約時登場,文友聚會時也會獻演。祁彪佳精於音律,親自教曲,從兄祁豸佳「精音律,咬釘嚼鐵,一字百磨,口口親授」,還曾在家班演出時客串一角。

  祁彪佳對戲曲的痴狂並沒有貫串一生,三十多歲後他的顧誤之癖就逐漸消減了。崇禎六年(1633)祁彪佳派任蘇松巡按不久,遇到不少人事紛爭,逐漸無心看戲,之後又發生張某撰寫劇本詆斥同郡貴人,戲劇作為攻擊武器傳播迅速,祁彪佳為平息紛爭甚至暴動禁絕該劇,嗣後為了明哲保身,自覺地與戲曲保持距離,不復早年狂熱。(黃婉儀博士)

祁彪佳與茶

寓山種花採茶

    祁彪佳寓山園林中設有「茶塢」,山坡上也植花種茶,祁氏夫婦常同至寓山,一起勞作,祁彪佳日記寫道:「三月初六日,至寓山。內子督諸婢採茶,予督奴子植草花松徑中。」、「三月十四日,內子率諸婢採茶。予於四負堂再簡木料,更定歸雲寄及東樓之址。」祁夫人忙著督促諸婢採茶,祁彪佳則忙著監督植花種草、建築工事等。祁氏夫婦在山中種花、採茶、收豆,泛舟賞月,春秋佳節,也邀家族長輩來賞景。

山水記遊、汲泉啜茗

    祁彪佳卜居寓山,但喜山水、好交遊,也關懷社會疾苦,他在日記中寫說創辦「放生社」、以及與社友同遊柯山:「丙子歲正月初八日。舉放生社於六竹菴,諸友咸集。茶罷,遊柯山,諸友別,予留寓山卜築。晚歸,遇微雨,與內子登舟,即宿于舟中。」遊罷柯山,祁彪佳還與妻子夜宿舟中。有時他也與一些文友遊山玩水、汲泉啜茗,祁彪佳寫道:「三月初五日。曉起,再遊怡園,自山足至巔,石甚奇峭,披之得古人題咏字。放舟於斑竹菴,汲泉啜茗,令小師持一字,邀何芝田出晤。午晌至婁公,何芝田至,偕遊蘭亭山,行無輿馬,幾於足而不知其勞。」遊覽途中,忽想起另一位朋友何芝田,又邀請他一起出遊,泛舟山水間,文士們的隨興與愜意可見一般。(郭淑玲博士)

參考資料:

錢亞新:《浙東三祁藏書和學術研究》,南京:江蘇省圖書館學會,1981年。
嚴倚帆:《祁承㸁及澹生堂藏書研究》,臺北:漢美圖書公司,1991年。
林芷瑩:《祁彪佳之宦歷、戲緣與其《遠山堂二品》的寫作》,清華大學中文系博士論文,2010年。
林芷瑩:〈祁氏家班材料補遺──兼論晚明家班的商業演出〉,《戲劇研究》,2003年,第11期。

繼續閱讀
  • 《幼文》
    《幼文》
    出處 :《奉祝周太父母六袠詩》
  • 《祁彪佳印》
    《祁彪佳印》
    出處 :《奉祝周太父母六袠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