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懋 / Wang Shimao

王世懋 / Wang Shimao

1536-1588
小傳

      王世懋(1536-1588),江蘇太倉人。字敬美,別號麟州、損齋、牆東生,時稱少美,出生於以衣冠詩書著稱的太倉王氏家族,明後七子領袖王世貞之弟。好學,名雖不如其兄,但世貞以為勝己,力加推薦。

      嘉靖三十八年(1559)進士。時值其父王忬因忤嚴嵩父子,以誤邊罪,被斬於北京西市。兄弟二人相泣號慟,持喪而歸。世懋服喪期滿,始任南京禮部儀制司主事,時年已三十二。先後為祠祭司、尚寶縣丞、江西參議、陝西學政、福建提學,終於南京太常寺少卿。 

      隆慶元年(1567)王氏兄弟進京訟父冤,為其父平反。嗜茶,與兄世貞皆嗜茶。善詩文,其詩古體有建安風骨,近體似中晚唐,意極變化,語鮮雷同,既受「七子派」復古影響,又有意創新求變。論詩亦反對一味標舉漢魏盛唐格調,認為不妨稍稍縱其性靈,以達到獨擅一家之長。為明萬曆初文風轉變時期重要詩論家。有《奉常集》。

王世懋與「澹圃」

      王世懋為王世貞之弟,於其兄「弇山園」北半里築「澹圃」,世貞所撰〈澹圃記〉以「據園之勝者池,能盡池之勝者橋,能盡圃之勝者臺」加以總括。水池作為全園中心,南以一堤區隔住宅,上植花木果樹。池上橫跨石橋,最能收攬水景,尤其黃昏時分,「冥色浮動,碧蘆紅蓼,自有漸無」,最為動人。西岸水閣伸入池中,三面荷花環擁。東部為大片果樹竹林,北部有花圃,築高臺一座,可以全覽園景,並借景園外紺宇。可見世懋經營園林遠較其兄樸質的作風,名曰「澹圃」也反映此一取向。

王世懋與茶

深夜品茶

     王世懋在其筆記書《二酉委譚》中記載自己在江西當官深夜品茶的事。《二酉委譚》中說:「餘性不耐冠帶,暑月尤甚。豫章喜蚤熱,而今歲尤甚。春三月十七日,觴客于滕王閣。日出如火,流汗接踵,頭涔涔幾不知歸,而發狂大叫。婦為具湯沭,便科頭裸身赴之。時西山雲霧,新茗初至,張右伯適以見遺茶,色白大作,豆子香幾與虎丘埒。余時浴出,露坐明月下,亟命侍兒汲新水烹嘗之。覺沆瀣入咽,兩腋風生,念此境味都非宦路所有。」大意是說三月中旬天氣很熱,宴客完回府,天色已晚,煩悶不已,這時,好友張右伯送來西山雲霧新茶,細觀其茶,又白又大,更有豆香,與虎丘名茶不相上下,隨即命侍兒汲水烹茶;這時,夜深人靜,幾盞入口,但覺兩腋生風、飄飄欲仙。就在品茗之際,忽領悟此境此味,非仕途之人所有,官宦仕途的繁文縟節、爾虞我詐,此際風清月明、茶香人靜,真感到無比舒適愜意!

 

王世懋藏《趙孟頫寫經換茶圖卷》

     美國克利夫蘭博物館收藏《趙孟頫寫經換茶圖卷》,描繪了元趙孟頫寫《心經》換茶的逸事。圖卷描畫古松掩映,竹籬一折,主人與僧據石對坐,作展卷提筆之狀,童子在旁侍應、或煮茶、或捧書。此卷有兩部分:仇英的《趙孟頫寫經換茶圖》與文徵明書寫的《心經》,卷後有文彭、文嘉、王世懋、費念慈題跋。根據王世懋的題跋,此書畫合璧卷是昆山收藏家周於舜托仇英依趙孟頫 「寫經換茶詩」 的詩意而作,並請文徵明在畫卷後以小楷書寫《心經》以代趙孟頫換茶而作的《心經》。之後,此圖卷歸王世懋收藏。

 

茶詞《蘇幕遮.夏景題茶》

     王世懋《夏景題茶》云:「竹床涼,松影碎。沉水香消,尤自貪殘睡。無那多情偏著意。碧碾旗槍,玉沸中泠水。捧輕甌,沽弱醑。色授雙鬟,喚覺江郎起。一片金波誰得似。半入輕風,半入丁香味。」說夏日午後猶自貪睡,但美人已在煎茶碧碾旗槍,又捧茶甌來喚起品茗,茶湯一片金波,飲來習習生風,還帶點丁香的清涼感。此闋詞頗有佳茗似佳人的況味,充滿著半醉半醒、夏日搖滾的陶醉感。

美人捧茶

     王世懋與兄長王世貞都寫有《解語花·題美人捧茶》,王世懋寫道:「春光欲醉,午睡難醒,金鴨沈煙細。畫屏斜倚,銷魂處,漫把鳳團剖試。雲翻露蕊,早碾破愁腸萬縷。傾玉甌徐上閑階,有個人如意。堪愛素鬟小髻,向璚芽相映寒透纖指。柔鶯聲脆香飄動,喚卻玉山扶起。銀瓶小婢,偏點綴幾般佳麗。憑陸生空說《茶經》,何似儂家味。」說春天慵懶午睡不願醒,點沉香,又有美人烹茗煮茶、捧茶、柔聲來喚喝茶,這般滋味,陸羽也只能是空口說《茶經》,又如何品嘗得到這滋味?!(郭淑玲博士)

繼續閱讀
  • 《世懋》(印)
    《世懋》(印)
    出處 :《小楷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