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恩 / Feng En

馮恩 / Feng En

1496-1576
小傳

      上海松江人,字子仁,號南江。嘉靖五年(1526)進士,官行人(掌傳旨,冊封、撫諭之事)。出勞兩廣總督王守仁,遂執贄為守仁弟子。後擢南京御史。

      嘉靖十一年(1532),上疏極論張孚敬(即張璁)、方獻夫、汪鋐奸狀,馮恩說:「孚敬剛惡兇險,媢嫉反側」,「獻夫外飾謹厚,內實詐奸」,「若鋐,則如鬼如蜮,不可方物。所仇惟忠良,所圖惟報復。」皇帝得疏大怒,將馮恩下獄論死,日受搒掠,瀕死者數,語卒不變。朝審時,汪鋐東向坐,馮恩獨向闕跪。汪鋐令卒將馮恩拽之西面,馮恩起立不屈,不願向汪鋐跪拜,面斥汪鋐,毫無懼色。馮恩由獄中出長安門時,士民觀者如堵,皆嘆服他為鐵口、鐵膝、鐵膽、鐵骨之「四鐵御史」。

      後因其子馮行可刺臂血書疏,自縛闕下,帝准許馮恩免死戍雷州,六年赦還。後家居,專為德於鄉。穆宗即位,重新錄用先朝直言,馮恩年已七十餘,即家拜大理寺丞,致仕。馮行可受旌表為孝子。馮恩年八十一卒。其子行可任應天府通判,有善政。行可弟時可,隆慶五年(1571)進士,累官按察使,以文名。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