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星 / Shi Xing

石星 / Shi Xing

1538-1599
小傳

      石星(1538-1599),山東東明人,字拱辰,號東泉,嘉靖三十八年 (1559) 進士,時年二十二歲。擢吏科給事中。隆慶二年(1568),上疏諫帝勤政講學、廣納建議,被廷杖六十,數次瀕死,罷黜為民。由此事件可以看出石星敢做敢為,直言不屈的性格。《明實錄》記載:「前给事中石星以愚戆(憨直)獲譴」。他歸鄉里居時,好修身、有清譽。

歷任兵部、戶部、工部,練達諸事

      石星賦閒家居五年,於萬曆元年(1573)起故官,晉兵部侍郎。萬曆十五年(1587)二月,因總督陵工的工部尚書楊兆病故,石星被任命為工部尚書代理總督,全權負責定陵修建事宜,此間他針對黃河和京杭運河的治理問題都提出了確實可行的建議。十八年(1590)改户部,見國庫空虛,遂提出十四條建議,令九邊督撫遵行,使國庫支出減少。次年,因邊疆多故,改兵部尚書。萬曆二十年(1592)二月,寧夏哱拜叛亂,薊遼晉豫混亂、撫臣被殺,石星命諸司平定寧夏,鍳於薊遼總督魏學曾權輕,向皇帝請求尚方寶劍,十日後即傳來捷報,總督魏學曾恢復河西四十七堡,只有寧夏鎮遲不能復,石星便調副將麻貴馳援,又調李如松為寧夏總兵進行圍剿。

      萬曆二十年四月,豐臣秀吉進攻朝鮮,朝鮮向明朝求援。在東西兩方戰事方興之狀況下,石星居中調度,運籌帷幄,於萬曆二十年(1592)九月平寧夏,接著全力處理朝鮮戰事。

朝鮮君臣感謝石星出兵援救

      石星任命宋應昌、李如松率軍往救朝鮮,獲平壤大捷,後因糧餉不繼,軍中疾疫頻傳,在戰事僵時之際,朝中興起封貢之議。石星便主持封貢事宜,召募沈惟敬往朝鮮探聽戰情,以及其後冊封日本之事。在戰事初期,明朝君臣曾對是否出兵援朝有很大的爭議。石星全力支持出兵援朝,故朝鮮君臣們都非常感激石星,他們知道如果沒有石星的支持,明朝很可能不會出兵,因而對石星充滿感激之情。

      專研中朝關係史的孫衛國教授發堀了許多當時的朝鮮文獻,其中朝鮮請兵陳奏使鄭昆壽(1538-1602),字汝人,號柏谷。於萬曆二十年(1592)八月前往北京向明朝請兵。其《行狀》中記載道:「公即呈文禮部,乞免上、下馬宴,且請速打發兵馬,以拯小邦之急。又呈文兵部,申請益切。又詣兵部尚書石星前,痛哭哀籲,悲不自勝。尚書感動,亦泣下沾襟。謂人曰:朝鮮請兵使臣,至誠哀痛,雖秦庭七日之哭,蔑以加矣。」鄭昆壽在京四十二日,每日都與石星聯繫,請求儘早出兵。石星受到他的至誠感動,加上透過使者沈惟敬了解朝鮮戰情後,決定出兵。

      石星隨即批准朝鮮購買原本被禁止販售的火藥、弓角等火器,以加強朝鮮現有的戰力。當時寧夏之役未平,他提議先派遼兵兩萬前往朝鮮。但朝中反對出兵之人甚多,石星多方斡旋,甚至打算親自率兵東征。十月初十日,朝鮮使臣獲知:「石尚書題本,請身自東征,雖不准許,辭直義壯,可以想見其人。」寧夏之亂平定後,石星即刻將軍隊調往遼東戰場。

中日朝三方談判,是欺瞞?還是妥協?

      碧蹄館之役後,朝鮮戰役陷入僵局,宋應昌正式起用沈惟敬,命其三入日營,明朝與日本之間的議和交涉正式開啟。豐臣秀吉提出《大明日本和平條件》七項,當時明朝有沈惟敬「七事已曾暗許」之說,認為沈惟敬擅自答應了豐臣秀吉要求的七項和平條件,欺瞞明朝。時人周孔教上疏彈劾石星,稱他「乃信沈惟敬之邪說,許七事而講墮倭術中」,明朝冊封楊方亨在冊封失敗後向萬曆皇帝報告時,也認為石星和沈惟敬「欺瞞」了皇帝。

      近世以來研究者重新考察當的文獻史料,指出實情並非如此。事實上明、朝、日三國在議和與封貢的過程當中一直都持續在調整條約的內容,三方也都做出了讓步與妥協。萬曆二十四年(1596)九月初二日刪封前後,三國對於朝鮮王子赴日為人質之事始終無法取得共識,冊封於是失敗,戰事再起,石星被奪職,之後病死獄中,享年六十二歲。

       鄒元標撰〈石星傳〉,評論道:「石司馬歷事三朝,四十年諤諤蹇蹇,削平寧夏,功苦功高矣!」朝鮮國王感念石星拯救之功,為之深惜。石星擅長審時度勢,他曾任戶部尚書管理國庫,應已察覺第二次朝鮮之役時,明朝財政上已苦於負荷龐大的遠征經費,假若冊封一事能夠成功,明朝或許可以保留軍力、財力以扺擋萬曆朝後期興起的後金勢力,也許明亡清興的歷史會被改寫,亦未可知。

朝鮮君臣供奉石星於武烈祠

      萬曆朝鮮之役結束後,朝鮮君臣在平壤建立「武烈祠」,特派畫師繪製明朝兵部尚書石星、指揮平壤戰役的提督李如松、總兵楊元、李如柏、張世爵五人的畫像,掛在祠堂內春秋祭祀。

延伸閱讀:

鄭潔西:〈欺瞞還是妥協──壬辰倭亂期間的外交交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