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象樞 / Wei Xiangshu

魏象樞 / Wei Xiangshu

1617-1687
小傳

      山西蔚州人,字環極,一作環溪,號庸齋,晚歲自稱寒松老人,山西蔚州(今河北省蔚縣)人。順治三年(1646)進士,選庶吉士。歷刑科給事中、工科右給事中、刑科左給事中。魏象樞直言敢諫,上疏多逹百餘章,其奏疏內容且堪稱典範。清王朝建立之初,百廢待興,戰爭的創傷也尚未撫平。魏象樞以漢官立於滿清朝廷,不但勇於劾奸進賢,更提出了許多對漢人及滿漢融合有益的政策。

      魏象樞的政治生命,在順治十一年(1654))有了較大的轉折。順治十一年,大學士寧完我(?-1665)參劾陳名夏(1601-1650)。寧完我在上疏中直指魏象樞為陳名夏的姻親,而陳名夏犯事時卻沒有被連坐懲治。陳名夏最終論斬,順治帝改為絞刑。

      寧完我指魏象樞為陳名夏之「四門姻家」(指魏象樞與陳名夏都和潞安一位牛姓商人結親),實誤。魏象樞在自述年譜中辯之甚詳。魏象樞生子較晚,順治十一年時僅育有一女,且已聘與同州的劉姓多年。且吏部嚴刑審問陳名夏的家僕,家僕也堅稱魏象樞與陳家從無來往。陳名夏死後,魏象樞亦調降一級為詹事府主簿。這一場政治風暴讓魏象樞深感政治傾軋的無情。

        魏象樞在第二次起用前鄉居十四年,這期間皆在家鄉專心講學。魏象樞曾記錄了一段軼聞,順治十五年 (1658),因為母親李太夫人在京師水土不服,他再次請假送母親歸里。某日,魏象樞與友人講《孟子》,但友人的見解異於自己所學,他不敢苟同,與友人從白天辯論到晚上九點。當晚,魏象樞就寢後,夢見有人叩門,他疾起開門,走進二位青衣儒生,並說:「先師叫你,快隨我們一起走。」魏象樞便隨著二人走至一個雲霧繚繞的宮殿,二位青衣使者先要他在宮門前行三跪九叩之禮才能進門,入了大殿,只見四位形貌不同的長者端坐上位,魏象樞行禮完畢,正對著他的那位長者正色厲聲地說:「范祖禹(1041-1098)說你有些好處,你勉勵著!」說完,二位使者送魏象樞回家。魏象樞現存詩文集中收錄了他的理學著作,他的學問從實際應用出發,主張經世致用之學。後人評價他為好人及清官外,更尊他為學者。

      《清史稿‧魏象樞傳》引馮溥 (1609-1692) 語,可見魏象樞恪守禮制,一絲不苟的性格。馮溥說:「從前我當國子監祭酒時,每年二月、八月的第一個丁日都要祭拜孔子,五品以下不得陪同祭祀的官員,應該要在前一天來祭拜。魏象樞每次都出席,恭敬禮拜。有一年,下著滂沱大雨,魏象樞仍然前來,嚴肅的祭拜才離去。除了魏象樞外,沒有別人來,我因此了解,他是如此篤信誠實的人。」魏象樞雖身為漢人而為滿族政權效力,但意欲致君堯舜、為百姓謀福利之志,則不能與貪生怕死、追名遂利之人等量齊觀。魏象樞某種程度上扮演了漢人與清朝的溝通者的角色,他在協助清初統治者鞏固政權的同時,也同時循序漸進地圖求撫慰百姓創傷之道。魏象樞身後的評價甚佳,或許也正因為,君王、官員和百姓都知道,不論如何改朝換代,人民需要的是一個真正有才幹、能做事的人,就像魏象樞這樣清廉、耿介、抗言直諫。

      著有《寒松堂集》、《儒宗錄》、《庸齋閑話》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