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象樞 / Wei Xiangshu

魏象樞 / Wei Xiangshu

1617-1687
小傳

      魏象樞(1617-1687),山西蔚州人,字環極,一作環溪,號庸齋,晚歲自稱寒松老人。生而聰穎英異,少年時讀書,日誦數千言。崇禎十五年(1642)以《春秋》舉於鄉,隔年赴會試,剛入都時,忽聞父病馳歸。流寇入山西時,象樞奉母避居山中。後考中清順治三年(1646)進士,時年三十歲。選庶吉士。歷刑科給事中、工科右給事中、刑科左給事中。魏象樞直言敢諫,上疏多逹百餘章,其奏疏內容且堪稱典範。清王朝建立之初,百廢待興,戰爭的創傷也尚未撫平。魏象樞以漢官立於滿清朝廷,不但勇於劾奸進賢,更提出了許多對漢人及滿漢融合有益的政策。

提出建立會計制度第一人

      順治八年(1651),針對地方官和政府財務部門主管自行規定徵稅項目,進而貪汙舞弊的現象,魏象樞向朝廷進言,提出應進行全國人口普查,編制「易知單」,以統一向全國實施徵收糧、銀和救災物資。根據「易知單」,徵收的項目和數量先由下級向上級申報,經批准後才能實施。同時他也提出制定各省的會計稽核規定,以杜絕貪汙、截留、挪用,並明定各級官吏完成徵收的時限。

受陳名夏案牽連降職,家居十三年深研理學

      魏象樞的政治生命,在順治十一年(1654))有了較大的轉折。順治十一年,大學士寧完我(?-1665)參劾陳名夏(1601-1650)。寧完我在上疏中直指魏象樞為陳名夏的姻親,而陳名夏犯事時卻沒有被連坐懲治。陳名夏最終論斬,順治帝改為絞刑。

      寧完我指魏象樞為陳名夏之「四門姻家」(指魏象樞與陳名夏都和潞安一位牛姓商人結親),實誤。魏象樞在自述年譜中辯之甚詳。魏象樞生子較晚,順治十一年時僅育有一女,且已聘與同州的劉姓多年。且吏部嚴刑審問陳名夏的家僕,家僕也堅稱魏象樞與陳家從無來往。陳名夏死後,魏象樞亦調降一級為詹事府主簿。這一場政治風暴讓魏象樞深感政治傾軋的無情,順治十六年(1659)以光祿寺丞去職歸家。

      順治十六年(1659)至康熙十一年(1672),這十三年中,魏象樞居家潛心研究理學,他自言「從前頗嗜詞華風雅之書,自是唯求躬行實踐之學,遂博采理學格言之書,日夜鑽研,至廢寢忘食」。此間,他與孫奇逢魏裔介湯斌等往復論學。他師宗程朱理學,摒棄門戶之爭;重視躬行實踐,主張經世致用;教化他人,以學術正人心。

夜夢孔門聖賢,設立神位奉祀於家

     魏象樞曾記錄了一段軼聞,順治十五年(1658),因為母親李太夫人在京師水土不服,他再次請假送母親歸里。某日,魏象樞與友人討論《孟子》盡心知性一章。當晚,魏象樞就寢後,夢見二位青衣儒生對他說:「先師(孔子)叫你,快隨我們一起走。」魏象樞便隨著二人走至一個雲霧繚繞的宮殿,二位青衣使者先要他在宮門前行三跪九叩之禮才能進門,入了大殿,見到孔子。孔子先賜他一碗飯,接著二位青衣儒生引導他拜謁四賢祠。他見祠內顏子與曾子同龕並坐,子思子降一龕獨坐,孟子則別龕側坐,呼喚魏象樞之名,並對他說話,之後二位使者送魏象樞回家。魏象樞醒來後,特別將此夢記下。後來魏象樞回到家鄉,於康熙三年(1665)在自家的授經堂中設立孔子神位奉祀。魏象樞現存詩文集中收錄了他的理學著作,他的學問從實際應用出發,主張經世致用之學。後人評價他為好人及清官外,更尊他為學者。

清初調和滿漢、撫慰百姓的好官

      魏象樞被貶職後,受到大學士馮溥(1609-1692)的推薦再度起用。有一次,魏象樞問馮溥為何會舉薦自己,馮溥說:「從前我當國子監祭酒時,每年二月、八月的第一個丁日都要祭拜孔子,五品以下不得陪同祭祀的官員,應該要在前一天來祭拜。你(魏象樞)每次都出席,恭敬禮拜。有一年,下著滂沱大雨,你(魏象樞)仍然前來,嚴肅的祭拜才離去。除了你(魏象樞)以外,沒有別人來,我因此了解,你是如此篤信誠實的人。」魏象樞雖身為漢人而為滿族政權效力,但意欲致君堯舜、為百姓謀福利之志,則不能與貪生怕死、追名遂利之人等量齊觀。魏象樞某種程度上扮演了漢人與清朝的溝通者的角色,他在協助清初統治者鞏固政權的同時,也同時循序漸進地圖求撫慰百姓創傷之道。魏象樞身後的評價甚佳,或許也正因為,君王、官員和百姓都知道,不論如何改朝換代,人民需要的是一個真正有才幹、能做事的人,就像魏象樞這樣清廉、耿介、抗言直諫。魏象樞以刑部尚書致仕,四年後卒於家,年七十一。著有《寒松堂集》、《儒宗錄》、《庸齋閑話》等。

參考資料:

呂妙芬:〈明清士人在家拜聖賢的禮儀實踐〉,《臺大歷史學報》,2016年 6 月,頁229-268。 

常越男:〈試析清初理學名臣魏象樞〉,《北京聯合大學學報》,2012年1月,頁72-77。

史頡:〈提出建立會計制度第一人──魏象樞〉,《山東審計》,2002年2月,頁44。

繼續閱讀
  • 魏象樞印
    魏象樞印
    出處:戰場文七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