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秋潭 / Shi Qiutan

釋秋潭 / Shi Qiutan

1557-1630
  • 出家地:浙江 秀水金明寺
小傳

    俗姓周,字葦如,號秋潭、黃葉頭陀、黃葉老人、黃山老人、一葦。浙江嘉興梅溪長水鄉人。十七歲時於嘉興金明寺千江禪師座下剃髮,由於金明寺水竹幽勝,四方豪達詞流往往棲寓附近,禪師與人時有唱和,頗受矚目。禪師工詩,善行草書,馳名東南。之後築秋水庵於嘉興南郊,二十年期間,文人雅士常往訪,皆一視同仁接待,加上其他來徵詩索書者甚多,秋水庵人來人往,忽聚忽散,智舷禪師皆淡然處之,視為晴虛雲影。

    於金明寺時,所居寮房旁的梅樹,破窗而入達四五尺,彷彿有意親近法師,他逸然接受,見者無不讚嘆。智舷禪師曾笻枝芒鞋,行腳吳越諸峰及淮河南北,也為文記下遊趣心得。晚年倦遊,搆黃葉庵於嘉興之西郊廢墅,自稱黃葉老人。種竹百竿,早晚親手照料,客人來了,撿拾落葉煮茶招待,離開亦無太多客套寒喧。吳越一地士大夫都對法師非常尊敬。與陳繼儒、吳孺子、殷仲春心最相契。

    秋潭在佛門的地位非常高,各方尊他為耆宿,但他不領眾,也不立侍者書記。秋潭詩名滿東南,然無詩集,皆隨手散去,有仰者搜輯其作品為《黃葉庵詩》流傳。曾遊黃山,卜築不成,今存數詩。後因黃葉庵為售主贖回,智舷禪師乃返回金明寺故地,並重振金明寺,修殿閣、創禪堂等均竭力以赴。崇禎三年(1630)秋天,智舷禪師罹脾病臥床,終以七十四圓寂。戒臘五十七。

    (參考《靜志居詩話》)

智舷與茶

拾落葉煮茶

    釋智舷晚年構築黃葉庵,自稱黃葉老人。《梅里志》說他「修竹百竿,晨夕手自拂拭。客至拾落葉煮茗,移時無寒暄語。」駐錫黃葉庵十年,他獨自一人種下百竿修竹,有客人來了,便撿拾幾片落葉煮茶待客,喝完便走,絕無寒暄,為人相當低調淡然。

著茶書《茗箋》

    釋智舷除詩歌書畫外,也是一位懂茶的茶僧,他曾撰寫《茗箋》用來講解茶道。此書雖已遺失,但曹雪芹祖父彙編的古人飲食烹調法《居常飲饌錄》(存於《四庫全書》),其中便編入釋智舷的《茗箋》。因此,曹雪芹《紅樓夢》書中對茶品、茶具、茶事、茶人、茶理、茶道、茶儀等,皆描寫詳盡,也無怪有人如是讚美:「一部紅樓夢,滿紙茶葉香。」我們也可藉由《紅樓夢》來一窺釋智舷關於茶道的理解。

煮雪燒紅葉

    青年時的智舷不屑與儕輩為伍,卻與項元汴家三代人過從甚密,尤其與畫家項聖謨相友善,而項聖謨凡有畫作,總是請智舷為之題跋,如《冰上煮雪圖》寫道:「破衲蒙頭煮雪僧,不知寒涕凍成冰。爐中活火常防死,未夕茅庵先點燈。四顧寒林空寂然,雪中僧舍起孤煙。懸知煮雪燒紅葉,不放盧仝袌蝶眠。」在天寒地凍、四顧寒林的空寂中,一破衲老僧蒙頭燒紅葉煮雪,內心懷抱著盧仝和莊周夢蝶般超脫世俗的理想。

釋智舷行草書七言絕句

     釋智舷行草書七言絕句寫道:「盡道詩仙兼畫仙。茶僊兼解趙州禪。先生自若皆無有。只喜山邊與水邊。」(題周侶青小像。似季仙正。智舷。)人都說是詩仙兼畫仙,且還是茶仙、又解趙州禪意,但先生卻泰然自若,表示都不是,只是喜歡山邊和水邊。此詩口語淺白,但意境卻淡泊悠遠,得見禪門中人深入淺出的精神風貌,應也是智舷的自況。(郭淑玲博士)

相關作品:題朱子葵放鶴洲詩卷

繼續閱讀
  • 釋智舷印
    釋智舷印
    出處:題朱子葵放鶴洲詩
  • 秋潭
    秋潭
    出處:題朱子葵放鶴洲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