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知空 / Shi Zhikong

釋知空 / Shi Zhikong

1613-1689
小傳

  學蘊,別號知空,俗家洱海王氏,十四歲時在寂光寺剃度,密行寂忍法嗣,臨濟宗三十三世。學蘊早年遍參滇黔地區的高僧,包含儒施大力、野愚廣慧、徹庸周理、西蜀了凡等,然心中疑情未能勘破。

  之後,聽亮如和尚講《法華經》,參「不是心」話頭。過了十餘年,他在修行上始終無法契入,便建了靜室「玉霖軒」閉關,一日禮《萬佛名經》到第三卷「南無」兩個字時,忽然覺得「心身脫落,內外圓明,如一輪皎月」,當下說了一首佛偈:「虛空是佛身,我本世間人。我性與空合,非佛亦非人。」

  永曆帝入滇,命晉王李定國平定楚雄、永昌叛軍。凱旋時,路遇學蘊,學蘊即邀請晉王到雞山,要求免除山中賦役,晉王允許。後隨同晉王李定國到了昆明,向永曆帝表貢山果。永曆給予褒獎,欽賜寂光寺為「護國興明之寺」。

  清兵入滇,知空入九臺山,興建了大方廣寺。之後於此開堂講經,聽眾常數百人。學蘊禪法有大開大闔之勢,其自贊曰:「名喚學蘊,一無所蘊,道號知空,一無所空。每每誑惑同流,狂言不少,說大海水,深不過膝,道太虛空,高不過頂。不解機用,指東說西,惱人念佛參禪,笑人建德立功。這般行逕,輒顛輒風, 修長老承,你畫他來,只好擲在火爐中。」其疏狂風格如此。

  傳說學蘊入滅前三日曾預知時至,告誡門人說:「三日後我當滅度,天降微雨,即其時也。」三日後果然下雨,弟子們問學蘊這個時候老師有什麼吩咐,只見學蘊震威一喝捋鬚於口繞殿三匝復座,翹一足而寂」,世壽七十七,僧臘六十五,遺有《語錄》、《草堂集》。

  (參考《新續高僧傳》卷二十二,《語錄》卷二)

繼續閱讀
  • 學蘊之印 (鈐印)
    學蘊之印 (鈐印)
    出處:跋陶珽行書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