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曰藩 / Zhu Yuefan

朱曰藩 / Zhu Yuefan

小傳

      朱曰藩(1501-1561),江蘇寶應人。字子價,號射陂,朱應登(1477-1526)子。朱應登與李夢陽、何景明等稱「十才子」,又為「弘治七子」之一,還與顧璘、陳沂、王韋並稱「金陵四家」。曰藩幼即好古文奇字,解音律,作詩卓犖不群。識關西李夢陽於京口,姑蘇顧璘見所賦詩,稱賞不已。嘉靖四年(1525),朱曰藩與王寵訂交。王寵亦不屑舉子業,於是和朱曰藩各出所蘊相論議商榷,清吟連日月,亹亹不倦,相得歡甚,一同尋求人生情趣所在與文學命脈所系。《西遊記》作者吳承恩也是朱曰藩的好友,他引領吳承恩進入南京文人社交圈,與何良俊、何良傅、文彭、文嘉、盛時泰、黃姬水等「金陵社集諸詩人」(錢謙益《歷朝詩集小傳》丁集)有了廣泛的交往。清代王夫之稱「子價自嘉、隆間中流一柱,前承枝山(祝允明),後開若士(湯顯祖)」,其源頭實在於此。

任江西九江知府有惠政,卒於任上

  嘉靖二十三年(1544),朱曰藩進士及第,時年四十四歲。授浙江烏程令,又得與劉麟等結社峴山的湖州文人交游。曾與劉麟等人一同問候遠在滇南的楊慎,朱、楊之交成為令時人欣羨的一段文壇佳話。嘉靖二十八年(1549)冬,曰藩由烏程令改官南京刑部,此後直到三十八年(1559)擢為江西九江知府,任內重建濂溪書院,以容諸生二百餘人,修飭毀廢,倡舉風化,民甚德之。嘉靖四十年(1561)二月,景王朱載圳就藩德安府,曰藩病中猶從臥榻中調度,以是年秋卒於官。身後惟俸積百金,僅足給喪。著有《山帶閣集》。

      朱曰藩不僅是文壇大家,亦是寶應家學的理學先驅。同時也成為了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勤廉一生的一代循吏,其身後不僅入《明史‧文苑傳》,而且入祀浙江烏程、江西九江名宦祠和其故鄉之鄉賢祠。

朱曰藩、盛時泰輯有《茶事匯輯》,今佚

      朱曰藩、盛時泰(1529-1578)《茶事匯輯》,約成書於1550年前後,此書又名《茶藪》,四卷,徐火勃《紅雨樓藏書目》、黃虞稷《千頃堂書目》「食貨類」已著錄。朱曰藩與盛時泰兩人都喜茶,不僅熟悉歷代茶事,兩人又長居金陵,文氣相通,便共同搜羅前人茶事,編成《茶事匯輯》四卷。惜此書今未見,似已佚。

〈人日草堂引〉為以茶禮作供之重要文獻

      朱曰藩《山帶閣集》中有多篇與茶相關之詩文,如〈人日草堂引〉一文云:

升庵先生(楊慎)在江陽,以厥象託玉泉陳君寄我白下,予即揭于白下寓齋,日夕虔奉,如在亟丈之下,乃己未人日,積雨稍霽,西域金子、東海何子、吳門文子、黄子、郭子、秼陵盛子、顧子相約過予,觴之齋中。賓主凡八人,齋南嚮,先生象在壁間,諸君不肯背之坐,各東西其席,如侍側之禮。先是比丘圓瀾自焦山來,罌中泠泉見餉,罌未啓,置在牆脚,乃覓得陽羡貢茶一角,烹泉為供茶,熟以宣甌注之,焚沈水香於罏,作禮畢,就坐,各瞻仰嘖嘖,歎曰:幸甚!今日乃得覩升庵先生之象。(《山帶閣集》卷三十一) 

朱曰藩以焦山泠泉烹煮陽羨貢茶,以供奉楊慎畫像,示崇敬之心,這是茶禮中以茶作供的重要記載。

參考資料:

王河、王曉丹:〈明代部分散佚茶書輯考與題錄〉,《農業考古》,2008年第2期,頁285-291。

繼續閱讀
  • 《朱曰藩印》
    《朱曰藩印》
    出處 :《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