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端伯 / Huang Duanbo

黃端伯 / Huang Duanbo

?-1645
小傳

黃端伯(?-1645),字元公,江西承宣布政使司建昌府新城縣(今江西省黎川縣)人,生平好佛,嘗鐫私印曰「海岸道人」。

崇禎元年(1628)登戊辰科進士,次年授浙江寧波府推官。那時倭寇常犯浙江沿海一帶,他集思廣益,提出防倭十條計策,使該地倭患大為減輕。他在寧波「布衣素食,貨利不攖其心」。對初次犯法者重在教育,對賄賂者則深惡痛絕。對窮書生,只要有文才,便加意勉勵,給予資助和推薦。

崇禎五年(1632),因母病故,遂回故里,三年服滿,改任杭州府推官。他辦事幹練,廣知博聞,公務之餘,常邀兩浙學士講學於西湖,為當地培養人才。崇禎十年(1637),考選北上時,又逢父喪,居家七年。耳聞目睹居住在建昌(今南城縣)的益王朱慈炱作威作福、窮奢極欲的種種行為,義憤填膺,上疏朝廷,列數朱在建昌「擅增兵甲」,「擅增民詞,批行郡縣,騙害良民」等惡行。結果,反被朱慈炱誣諂為離間親藩。黃端伯於憤怒中棄官為僧,避居廬山。

崇禎十七年(1644),闖王李自成陷北京,崇禎帝自縊。鎮守山海關的遼東總兵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福王朱由崧即於南京稱帝,黃端伯面北働哭,盼為國效力。經禮部尚書姜曰廣推薦,授為正六品禮部儀制司主事、禮部儀制司郎中。

弘光元年(1645年)五月,南京失守,朱由崧逃逸,禮部尚書錢謙益及忻城伯趙之龍等百官皆迎降,城內自殺殉國的,除了南京守備太監韓贊周以外,只有十二個人,其中高級官員僅刑部尚書高倬,其餘皆是中下級官吏以及一般讀書人,故時人嘆曰:「國家無事,公卿大臣享其尊榮;不幸有變,儒生小臣奮其義烈!」

黃端伯在其寓所能仁寺傍門書寫「大明禮部儀制司主事黃端伯不降」大字,拒不出迎。清豫親王多鐸,命兵卒將端伯押至面前,並吆喝使跪,端伯不屈。多鐸拍案叱喝:「你認為弘光帝是何種人物,想為他一死?」端伯朗言:「皇帝聖明!」不願多說一句。多鐸問:「馬士英何等臣屬?」端伯答曰:「馬士英,忠臣也!」多鐸又可氣又可笑,問:「馬士英乃大奸臣,何得為忠?」黃端伯說:「馬士英不降,擁送太后入浙江,當然是忠臣。」他指著已經剃髮易服的趙之龍等人說:「這些人才是不忠不孝之人。」

多鐸點頭良久,他問:「素聞黃先生耿介孤直,能否在大清做官?」黃端伯斷然拒絕並斥責迎清失節之人,說得降臣趙之龍等人面色發赤。多鐸將其關押在江寧逾四個月,其間端伯一再拒絕清廷勸降。雖然身處牢獄之中,依然談笑如常,且作《明夷錄》言:「丹心傾漢室,碧血吐秦廷」以明其志。六月十四日,清政府下令剃髮,他指頸說:「我寧剃(殺)頭不剃髮」。八月十三日,多鐸再勸端伯降,並威脅道:「不降則戳!」黃端伯誓死拒降,多鐸遂命殺之。黃端伯整肅冠履,昂首引頸受刃。劊子手心驚目眩,不敢舉刀,黃端伯厲聲高喊:「何不刺我心!」臨刑前,面北遙拜,顏色自若,觀者萬餘,焚香拜泣,連多鐸也嘆稱「南來硬漢僅見此人」,「北向叩頭,口呼高皇帝、烈皇帝就死」。口占絕命詞曰:對面絕商量,獨露金剛王。割截無嗔恨,刀山是道場。

端伯殉節身死後,清廷將其收斂入棺,並將其靈柩疊至家鄉新城,葬於忠孝橋側。明魯王朱以海在紹興監國時(1646~1653),贈黃端伯太常寺卿,追諡忠節。明唐王朱聿鍵隆武年間(1645-1646)亦封其為禮部尚書,諡忠毅。清乾隆(1736~1795)時以表彰明朝殉國忠臣之故,追諡烈愍。《明史》有傳。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