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璘 / Gu Lin

顧璘 / Gu Lin

1476-1545
  • 稱號:明代金陵四家
小傳

      顧璘(1476-1545),江蘇南京人。字華玉,號東橋。少有才名,以應天府學生中弘治八年(1495)舉人,連捷弘治九年(1496)進士,時年二十一歲,因病回鄉療養。弘治十二年(1499)授廣平縣知縣,他雖然年紀輕,但斷事敏利,旁人都不敢輕視。弘治十七年(1504)升任南京吏部驗封清吏司主事,後再升稽勳清吏司郎中。南曹向來是清閒之地,政務率簡,顧璘的文學活動時間更加充裕。在此期間,他與蘇州徐禎卿、湖洲劉麟等人相交甚密,人稱「江東三才」。

歷仕四朝、官位顯隆

  正德五年(1510)知開封府,恰逢河北、河南一帶盜賊橫行,劉六、劉七在河北霸安舉旗起義,流轉各地,屢敗官兵。顧璘一面疏散百姓,穩定民心;一面演練兵馬,籌措糧餉,積極應戰,與時任河南按察使彭澤,合力將局勢穩定下來。後與河南鎮守太監廖堂、王宏不和,被誣陷逮下錦衣獄,幸好得到時任右都御史的彭澤的幫助,才免於一死。正德八年(1513)謫為全州知州,他重修全州學堂、重建清湘書院,振興了全州的文風。正德十一年(1516),顧璘升至台州知府,因執政有功,升為浙江左參政。嘉靖元年(1522),明世宗即位,顧璘奉表入賀,進京途中升山西按察使。顧璘以奉養父親為由請辭,不久因病歸家。

    嘉靖六年(1528),顧璘賦閒在家六年後,再度被起用,居官杭州。這一時期顧璘積極施政,除弊革新,改革賦稅、官吏選調等問題,整治吏風,制定章程,根除宿弊。嘉靖九年(1530),明世宗下詔任命顧璘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撫山西,顧璘以終養親人為由,辭官歸家。嘉靖十六年(1537),六十二歲的顧璘再次被起用,任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不久出任湖廣巡撫。遷吏部右侍郎,改工部,顯陵竣工,進工部尚書,改南京刑部尚書。晚年致仕歸里,築息園,大治亭舍,好賓客,座無虛席。世稱東橋先生。卒於嘉靖二十四年(1545),享年七十。

金陵四家之一

  顧璘與同里陳沂、王韋並稱「金陵三俊」,又與寶應的朱應登稱為四大家,和李夢陽、何景明並稱十才子。金陵四家之中,顧璘的文章留存最多,體裁豐富,成就較高。錢謙益《列傳讀集小傳》稱顧璘:「詩矩鑊唐人,才情燦然,格不必盡古,而以風調勝……議論英發,音吐如鐘,每一發端,聽者傾座,咸以為一代之偉人。處承平全盛之世,享園林鐘鼓之樂,江左風流,今猶推為領袖也。」 

顧璘與戲曲

  顧璘是弘治、正德間南京地區文化界的領袖,構築息園,舉辦文人雅集。每張宴必召優伶唱曲。不惟如此,顧璘在藝人演唱時當場評論。此時南京的戲曲活動,雜劇與南戲並存,有許多南北曲的表演者。風氣所及,一般官吏的酬酢宴會,亦召教坊優伶;民間富豪之家,也多自蓄聲伎。

顧璘與息園

      顧璘南京家居期間,即居室之旁構築息園,占地有限,不喜疊山與盆景,而以修竹、嘉木、芳草營造清幽園境。南方有謝尚江總故宅,已廢為墟,居人雜治生業,卻仍保有池沼植栽之勝,顧璘既以靜觀借景,有時借以曳履周遊,此為城市宅園借景巧法。息園中有載酒亭、促膝軒等建築,都透露友朋宴集功能,南京既為江南政治文化中心,顧璘又喜與人應接,園中賓客常滿。他在城郊先人廬墓之地建松塢草堂,於南郊山丘間築屏山小隱,則為獨處靜修之處。(曹淑娟教授)

顧璘與茶

促膝軒茗碗爐香

     顧璘築息園,東有小軒曰「促膝」,專門招待四方之客。錢謙益在《列朝詩集小傳》中說顧璘:「諸故人至,解帶密坐,茗碗爐香,細談農圃醫藥,不及朝政。」顧璘與好友們圍坐促膝軒,大家放輕鬆品茗、焚香,聊農圃醫藥等民生事宜,不討論朝政。顧璘好客,喜結交天下名士,他在浙江時,仰慕孫一元(字太初),卻未能得見;有天顧璘穿道服,打扮成儒生模樣,游西湖,月下見一小船停泊斷橋下,船上有一僧、一鶴,一童子正在煮茶,顧璘笑道:「此必太初。」便移舟靠近,從此與孫太初往來不斷。 

茗杯香篆足淹留

     顧璘詩〈松塢草堂新成雜興〉寫道:「衰年多病自宜休,避地棲岩事事幽。風檻落花催釀酒,雨窗啼鳥喚梳頭。柴桑剩著陶元亮,款段何孤馬少遊。野衲村翁俱接近,茗杯香篆足淹留。」說自己年衰多病,該休養生息,歸園田居後事事幽,落花時節就釀酒,鳥叫了就起床梳頭,好像陶淵明過著柴桑生活、馬少游(漢將馬援從弟)騎著慢吞吞的老馬,不求功名富貴,知足常樂;我平日與村翁野老相往來,只要能烹茶品茗、焚香煙縷,生活就夠樂了!(郭淑玲博士)

繼續閱讀
  • 《華玉》
    《華玉》
    出處:《寄玉父(沈崑)詩稿》
  • 《瞻辰堂印》
    《瞻辰堂印》
    出處:《寄玉父(沈崑)詩稿》
  • 《古東吳生》
    《古東吳生》
    出處:《寄玉父(沈崑)詩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