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鏊 / Wang Ao

王鏊 / Wang Ao

1450-1524
小傳

      王鏊(1450-1524),江蘇蘇州人,字濟之,號守溪。嘉靖、正德年間重臣。自幼隨父讀書,善寫文章,國子監諸生爭誦其文。鄉試、會試皆第一,成化十一年(1475)探花,時年二十六歲。歷官侍講學士、少詹事。正德元年(1506)擢吏部右侍郎,官至戶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加少傅兼太子太傅。王鏊居官清廉,為人正直,時稱「天下窮閣老」。當時中官劉瑾擅權,郎中張瑋、副使姚祥、尚寶卿崔璿被劉瑾荷杖幾死,王鏊怒斥劉瑾:「士大夫可殺不可辱。今既殺之,又復辱之,吾何顏於此!」又與韓文等上疏請誅劉瑾等「八黨」,不被採納。

申救楊一清

      兵部左侍郎楊一清也得罪劉瑾,劉瑾以「築邊牆破費太多」為由,要將他處死。王鏊據理力爭,說楊一清為國修邊是建功,並非為罪,楊一清終於得以保全。正德四年(1509)致仕歸里,讀書著作。卒贈太師,諡文恪。

清廉正直,人稱「天下窮閣老」

      王鏊在朝居官三十年,廉潔奉公,兩袖清風。返歸故里東山後。常與詩友泛舟太湖、徒步山崖,每至一處,賦詩題墨,東山留有不少他所題石刻。學者稱震澤先生,著有《震澤編》、《震澤集》、《震澤長語》、《震澤紀聞》、《姑蘇志》等。王鏊平生寡嗜欲,究心理性,尚友千古,高文清節,賤貴咸慕。晚作〈明理〉、〈克已〉二箴以進德砥行。王守仁曾讚揚王鏊為「完人」,並大對其性善之論有極高評價,其云:「王公深造,世未之能知,後儒所未及也,觀性善論可見矣!」又曰:「世所謂完人,震澤先生近之矣!」

王鏊與真適園、且適園

      王鏊自云:「予於世無所好,獨觀山水園林、花木魚鳥,予樂也。」他在京師時即曾作園,名小適。致仕返鄉後,在城內有怡老園,又名西園。城郊則有真適園,園中分勝十六:莫釐巘、太湖石、蒼玉亭、香雪林、湖光閣、款月臺、寒翠亭、鳴玉澗、玉帶橋、舞鶴衢、來禽圃、芙蓉岸、滌研池、蔬畦、菊徑、稻塍。包括果園、菜圃、稻田,也有梅林、菊徑、荷池,同時由款月、滌研、舞鶴等命名,可以想見兼具農業生產與文士寄懷的性質。且適園則是弟弟秉之在太湖之東的田莊,位於鄉野田疇之間,秉之既耕且讀,又於屋後開闢為園,種植花木,以為遊觀之所。王鏊亦時往遊憩,為之命名且適園。(曹淑娟教授)

王鏊與茶

      王鏊所撰《姑蘇志》中提及吳地之茶,文云:「茶,出吳縣西山,穀雨前採焙極細者販於市,爭先騰價,以雨前為貴也。」又在〈洞庭山賦〉中稱此茶為「雨前芽茗」。此茶即現代所稱的碧螺春。 

參考資料:

王鏊:《姑蘇志》,卷十四。

繼續閱讀
  • 《濟之》
    《濟之》
    出處 :《與某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