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犖 / Song Luo

宋犖 / Song Luo

1634-1713
小傳

      宋犖(1634-1713),河南商丘人。字牧仲,號漫堂,又號西陂、綿津山人、滄浪寓公。十歲能騎烈馬,十一歲學聲律、書法,篤學好文,文武雙全。

  顺治四年(1647)十四歲,以蔭入為順治帝侍衛,作〈賜宴〉〈大獵〉詩;後隨皇帝上大羽獵,過滹沱河,時天大寒,河冰闊二丈余,宋犖揚鞭大呼,一躍而渡,順治帝顧之而喜。逾年考試,名列第一,授職,其父宋權以年小不諳政事力辭,請讀書應舉,詔可。在京師期間,結交王鐸、施潤章等在京文人。顺治八年(1651)宋權致仕,父子返鄉。宋邀請故人賈開宗、門人侯方域為宋犖講習詩文。宋犖追隨侯方域、賈開宗、徐作肅等人,重修詩社,講究詞章,深入窮究兵食、河漕諸大計。學術修養與執政能力逐步提升,大器漸成。

清廉為天下巡撫第一

  康熙三年(1664)謁選任官,歷官黃州通判、山東按察使、江蘇布政史、江西、江蘇巡撫,以吏部上書致仕。

  當地方官時,司法嚴正,行政方面則提出許多可行的建議並付諸實施,俱切中地方利弊。任江蘇巡撫時,濱海各縣遇颶風,河水漫漲,宋犖一方面上疏請求豁減賦稅,一方面發放儲糧賑災,賑荒撫饑,深得人心。在江蘇當官時,東南財賦累數百萬,而司庫多虧銀,歷任官員相互包庇,積久不能爬梳。宋犖揭報清刷,責前任官員分償,又命鹽兌漕糧,禁顆粒耗羨。任江西巡撫時,平楚中夏逢龍民變。變亂始弭,滿目瘡痍。宋犖即除火耗,平鹽價,清名上聞,康熙帝贊其「清廉為天下巡撫第一」。

  江蘇巡撫任上,三逢康熙帝南巡,康熙帝嘉其居官安靜,賞賚無數,並御書「世有令儀」四字,作其家祠額。致仕歸里後,更定生平所撰詩文為《西陂類稿》五十卷。康熙五十二年(1713)加太子少師,逝,享壽八十。

學養深厚,主持風雅

  宋犖淹通典籍,練習掌故。有詩名,能書畫,精鑒賞。修鵝湖書院,修蘇東坡洗墨池,曾於蘇東坡冥誕,率諸生致祭賦詩紀事,追慕前代風流。同時他也是卓越的刻書家,刻《國朝三家文鈔》,促進古文的創作;尋訪並刊刻《唐百家詩選》,使之重見天日;選刻《江左十五子詩選》,建構康熙後期江南詩壇的風貌。尤有甚者,承刻康熙帝《御制詩集》《黃輿表》《御批資治通鑒綱目》,端楷精書,字體秀麗,雕工盡善盡美,紙墨悅目精妙,人稱「康版書」,在中國雕版印刷史上有「康版不在宋版之下」的評價。

  善丹青,所畫山水秀逸淡遠,樹石皴染,落落大方,無煙火氣。水墨蘭竹,亦極超妙,脫盡描頭花角之習,屬於士大夫筆墨。

  宋犖早年詩法唐音,沖融大雅;晚年推崇宋詩,尤好蘇軾。著作頗豐,其長篇雄變,如蛟龍之幻化;其短章秀傑,如珠玉之瑩潤。

  宋犖是清初著名的鑒賞專家,鑒賞之精,收藏之富,不惟冠絕一時,後來者也難倫比。康熙年間北京古董商舉物以宋尚書(宋犖)鑒定為榮耀。他對自己的鑒賞功底也很自信曾說:「黑夜書畫至,摩挲而嗅之可辨真贗」。藏書畫數萬冊,「所收藏唐宋名跡,宋元秘帙,冠於河右」,如杜牧〈唐張好好詩卷〉、蔡襄〈虛堂詩帖〉馬麟的〈層疊冰綃圖〉、董其昌〈秋興八景圖〉等。堪稱江南第一收藏大家。 

宋犖與戲曲

  宋犖性喜崑曲,眼光不凡。蓄童伶家班,知名伶人阿陸、阿增。據《桃花扇》卷首吳陳琰題詞所記,《桃花扇》是宋氏家班常演劇目。康熙三十六年(1697)。宋犖命人安排演出《長生殿》,觀者如蟻,極一時之盛。宋犖還寫過〈題桃花扇〉六首,其中有「南渡真成魁儡場,一時黨禍劇披猖。偏偏高致堪摹寫,僥幸千秋是李香」「新詞不讓《長生殿》,幽韻全分玉茗堂」,抒發觀戲的評價。又,宋犖的弟弟也有自己的家班,班中有蘇州名伶江生,侯方域作〈贈江伶序〉記其事。

宋犖與「滄浪亭」

      蘇州「滄浪亭」的命名始自北宋失意文人蘇舜欽,作為他經歷政治挫折,重新調整人生方向的處所;後經清初蘇州巡撫宋犖重修,開啟了新的轉折,成為一處官民同樂的公共園林。

      案滄浪亭園林空間的開拓始於五代,廣陵王錢元璙近戚孫承祐首先闢為池館。北宋蘇舜欽因進奏院案廢退為民,抑鬱南來,無意間覓得孫氏故地,整地建亭,名曰「滄浪」。「滄浪」取義於孺子之歌:「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孔孟因之提醒子弟榮辱自取之義;《楚辭》則藉漁父的形象,傳遞一種「不凝滯於物,與世推移」的人生態度。蘇舜欽以「滄浪」為名,表達自己以此作為尋求儒、道智慧,重新思考生命意義的棲隱空間。

      蘇舜欽之後,滄浪亭經歷多位主人,先為章、龔二氏所有,南宋時復為韓世忠所得。然元、明二代園林荒涼,成為佛寺僧侶的修道空間,晚明釋文瑛曾簡單修復滄浪亭,請歸有光作序,可惜旋即傾頹。清康熙三十四年,宋犖以朝廷重臣的身分重修滄浪亭,並築觀魚處、自勝軒、步碕廊、蘇公祠等,重新標舉蘇舜欽與滄浪亭的歷史記憶,也因屬於官修園林的性質,宋犖與當地士民往來觴詠,為滄浪亭增添了新的意義內容。此一方向為吳存禮、梁章鉅、張樹聲等官員所繼承,多次重修中,園林增設御書碑亭、五百名賢祠等建設,並舉行相關政教活動,賦予滄浪亭更鮮明的官方色彩與地域文化特質。

繼續閱讀
  • 《東齋》(印)
    《東齋》(印)
    出處 :《題金俊明梅花》